<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447章 一拳破之
    “不好!”逆苍天顿感不妙,他急忙回头看了一眼。

    一个黑影瞬间放大。逆苍天双瞳一缩,那一个硕大的拳头狠狠的从半空之中砸了下来。逆苍天压根就来不及反应,更来不及闪躲。眼睁睁的看着那一个拳头朝着自己袭来。

    轰隆!

    拳头砸在了逆苍天的胸口之上。所有人清晰的看到逆苍天胸口顿时塌陷,肋骨寸断,后背之上宛若一个土包一样拱起。

    噗嗤……

    逆苍天顿时吐了一口鲜血,人如被射中的大鸟,极速往山崖中坠落。

    “我的妈呀!”

    “音障之拳。”

    “太可怕了,这速度惊人。此速一出,谁敢说自己是武道界最快?”

    众人皆是一阵惊叹。

    “这少年……”云殊长老长大嘴巴,那浑浊的眸子吐露出震惊之色,迟迟才开口到:“才是真正的逆苍天!”

    “逆苍天之名,怕是要易主咯!”刘玄刹那之间老了几岁,他缓缓垂下眼睑,缓步从莲花台上离开。

    这一战结束,自己也该离开武道界了。

    唯有实力才是王道,半生争执,却最终只能落得一个被人嘲讽的地步。逍遥谷已经被灭了,以己之力,如何战胜少年宗师?逆苍天已经死了,就算不死,这一招之下,怕是武道前途被废。

    “少年宗师!”陈宗源紧紧的握着拳头,似有不甘。良久之后,他的拳头松开。内心一股气久久才肯散去。他松懈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乃是武道至尊!”

    所有人内心只有一个念头。逆苍天一死,从此往后,武道界唯有少年宗师之名了!

    先是灭了燕子门,后又杀了楚明飞。斩杀陆风华,灭门逍遥谷;西柳河上斩丁千秋,华山之巅灭逆苍天……

    少年一路走来,似乎充满怒意,斩天灭地。

    武道界,无数颗璀璨的星辰陨落,伴随着一颗新星升起。那一颗新星,掩盖了无数星辰的光芒。

    崖谷之中。

    轰隆……

    逆苍天当场砸碎了一枚巨大的石头,身体最终落在了观云台下方一百米处的一个巨大平台之上。

    此处,无数人焦点聚集。

    少年宗师手持骨剑缓步逼近。

    “哈哈……哈哈哈……”逆苍天半死不活躺在石台之上,发出一阵阵凄厉的笑声。

    “交出陈姐姐的魂魄!”郭义厉声呵斥。

    逆苍天七窍流血,嘴角淌着鲜血,笑道:“你这么想要你陈姐姐的灵魂吗?”

    郭义眯着眼睛,道:“交出来,可饶你一死!”

    “死有何惧?”逆苍天挣扎着站了起来。

    唰!

    右手一伸,一团灵魂之火在他的掌心跳跃,他笑道:“这是一个干净的灵魂。”

    “你想干什么?”郭义双瞳紧缩。

    灵魂是十分脆弱的存在,唯有在人体之中方有安全感。否则,被剥离出来的灵魂,稍有不慎,便会魂飞魄散。逆苍天虽然受伤在身,但是,他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把这三魂捏碎。一旦灵魂破灭,陈姐姐就永远也救不活了。如果杀了逆苍天,却救不回陈姐姐,郭义宁愿不杀。

    “你在担心她?”逆苍天眼神一亮。

    “把陈姐姐的灵魂还给我!”郭义发出一阵低沉的怒吼。

    “如果我偏不呢?”逆苍天笑道。

    “那我就杀了你!”郭义双目之中释放出一抹杀人的光芒。

    “死有何惧?”逆苍天不屑一笑,道:“你是郭松林的儿子吧?八年前,郭家遭遇变故,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你独自一人离家八年……”

    “八年前,郭家灭门惨案,是你一手策划?”郭义问道。

    “你想知道吗?”逆苍天眼神里闪过一抹阴冷的笑容。

    “你若不说,我定然杀你!”郭义目露凶光。

    江北刘家早已经把内幕说出来了。虽然刘家也并不知道太多,但是,他好歹也是参与到了当年郭家灭门惨案之中的一员。虽说上仙对他保密,但是,凭借江北刘家之人的睿智,多多少少能够参透一些。

    能够控制如此大人物,然后通过大人物向三家施压,以三家之力合力干掉了郭家。

    能够控制这等大人物的人国内不少,但是,能够控制燕子门的人就不多了。

    燕子门好歹也是国内一线宗门,连同燕子门都要老老实实,乖乖的听话,由此可见,对方定然来头不小。在国内能够做到这样的人不多。也就只有圣墟宫才有这等能耐。

    “你敢吗?”逆苍天手轻轻一捏。

    掌心之中薄弱的灵魂之火立刻就摇曳欲灭,随时可能会变成一团炭火。

    “放肆!”郭义怒气涌出。

    此刻,他确实不敢作声,更不敢乱来。稍有不慎,也许逆苍天就会狗急跳墙。如今,陈姐姐的魂魄被逆苍天所掌控。自己如果敢往前一步,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捏碎陈姐姐的灵魂。

    “哈哈……”逆苍天哈哈大笑,道:“少年宗师,实力超凡又如何?还不是要像一条狗一样乖乖的跪下来求我!”

    “逆苍天!”郭义脸色一片森寒。

    “别喊了,喊破嗓子也没用!”逆苍天认真的盯着手心里的灵魂之火,他笑道:“这一团灵魂真是干净啊,不如……让我一口吞下?”

    “你敢!”郭义再也无法像先前那般淡定了,也不能像之前那么处惊不变。

    “跪下来求我啊。”逆苍天哈哈大笑。

    有陈安琪的灵魂在手,逆苍天更加有恃无恐,他根本就不惧怕对方,完全不担心任何。尤其是看到郭义对一个女人的灵魂如此在乎,他更是显得嚣张万分。并不因为郭义的实力破天而恐惧。

    郭义脸色阴晴不定。

    “我若跪下,你是否愿意把陈姐姐的灵魂给我?”郭义沉下心来。

    “你若跪下,我便给你!”逆苍天大手一挥,右手往前一送,似乎一言九鼎。

    然而,逆苍天的内心却是一片阴沉。

    ‘少年宗师,你能胜我又如何?最终还不是要跪在我身前?’

    ‘从此往后,我逆苍天依然是逆苍天,你少年宗师却是跪地之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