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443章 又是那一剑
    “来得好。”郭义冷笑。

    他悬空而立,背负左手,右手握着骨剑,自然垂落。脸上浮现一抹冷酷的表情,那如墨的长发披洒在双肩,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脸部轮廓坚毅,如刀锋棱角。带着一抹愠怒的郭义反而更加的帅气逼人,漆黑的眸子宛若星空之中最璀璨的星辰。少年眼中,何曾有过凡夫俗子,便只有那星辰大海!

    他本不想与逆苍天一战,但是,千不该万不该,逆苍天触碰了郭义的逆骨。

    龙有逆鳞,人有逆骨。

    触之必死!

    郭父郭母都离开了郭义,仅有陈安琪与郭义相依为命。当年,陈安琪为了保护郭义,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自从归来之后,郭义就曾经对天发誓,以性命保护陈姐姐的安全。谁若敢动陈姐姐一根汗毛,他定然要以命相搏。

    逆苍天夺走了陈安琪的三魂,让她遭遇了生不如死的惨痛。

    郭义焉能手下留情?

    这一次,逆苍天必死无疑!

    郭义虽然未能踏入化神境,也没有炼成仙体。更为能位列仙班。但是,他所拥有的力量足以震撼天地。若郭义拼死一搏,就算是乾坤境高手来了又如何?

    焚天之术!

    郭义缓缓举起骨剑,洁白如玉,散发着圣洁的光芒。骨剑之尖,闪烁着一抹寒芒。

    四周气流疯狂涌动。

    郭义的白色素衣无风自动,发出簌簌之声。

    一抹热浪狂涌而来。

    “怎么一下子就这么热了?”

    “分明是深秋,山上的温度只有五六度,怎么一下子就热了这么多?”

    上山之人,无不穿着外套。山上的温度比山下的温度要低很多。山下大概有十七八度的气温,但是,山顶上却只有七八度左右了。所以,众人上山都穿了外套。突然一瞬间,一股热浪朝着众人涌来,让人感觉夏季来临了一般。

    “怎么回事?”云殊长老皱着眉头。

    身下的巨蟒双目圆睁,十分警惕,吐出红信子,更是带着一抹胆颤之色。天气的骤变,对于蛇这种灵物来说是一种十分敏感的事情。云殊长老自然也感觉到了自己灵宠的情绪不对。

    “好熟悉的感觉!”刘玄惊呼道。

    “又是那一剑。”陈宗源叹息了一口气,道:“当初在西域燕子门,少年宗师便是以这一剑斩破了燕子门的守山大阵,杀了楚明飞。如今……他又要使出这一招绝学了!”

    骨剑所指,所向披靡。

    天空之中,热浪涌动,云层低压,阴云皑皑。刹那之间,一条火龙撕破虚空,从那阴云之中狂涌而出。瞬间,那一条火龙朝着逆苍天扑了过去。身后,无数星火连天。

    “天啊!”

    “那……是流星雨吗?”

    “好恐怖啊,竟然能够拥有如此神技!”

    道门弟子惊呼连连。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郭义施展焚天之术。郭义上一次施展焚天之术乃是在逍遥谷,以焚天之术破了逍遥谷那阴阳鬼煞阵。而今,郭义便要以这焚天之术斩杀逆苍天。

    火炼长空,群龙乱舞。

    那巨大的火龙似乎携焚天之怒而来。

    “不……不可能!”逆苍天双瞳一缩,脸上皆是不可置信的表情,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难以置信:“人如何能够操控天呢?难道……”

    轰隆隆……

    不等他说完,巨大的火龙骤然扑了下去。

    一团巨大的蘑菇云从落雁峰北侧二百米的距离腾空而起,巨大的冲击波如同潮水一般朝着四周涌去。风起云涌,热浪席卷而来。华山之巅,巨石滚落,树木吹飞。

    观云台上。

    “妈呀,好大的风。”

    “抓住了,别掉下去了!”

    “救命,救命……”

    一群人惊呼,在那狂风之中,所有人都牢牢的抓着护栏,亦或者躲在巨石之后。若是没有固定自己,很有可能就被那巨浪卷走,随时可能坠落万丈深渊。

    五座巨峰瞬间被火龙吞噬,随之而来的则是漫天的星火。

    蘑菇云之下,万物皆毁,几座山峰瞬间倾倒,焚烧起了一片火海。惊得天空中的野鹤四处飞散,山下野兽慌乱奔走。刹那之间,天地为之失色,仿佛是世界末日来临了一般。

    观云台的位置算是比较远了,距离近的莲花台和东侧的巨峰之上,即便是武道之人也纷纷祭出法器护体,要么用罡气护体。那滚烫的热浪,还有从天坠落的火球,一不小心会伤了自己。

    “好强大的一招。”

    “这一招怕是有太极境的实力吧?”

    “恐怕不止!”

    陈宗源几人眼神里流露出敬畏之色。尤其是刘玄,内心惶恐。至于陈宗源则是暗暗庆幸,好在当初没有和郭义动手。要不然,自己定然惨死。先前以为自己破了天道境,还有与郭义一战的资本。现在看来,自己根本就不是郭义的对手。

    “唉……”陈宗源脸色凝重,道:“终究还是他比我强。”

    陈宗源确实有些悲伤。

    原本以为能够一战的对手突然成长为了一个不可攀爬的苍天大树,内心多少有些失落。

    天火焚烧,巨石滚落,原本巍巍的华山,如今竟然有一股英雄寞日的气息,仿佛是苟延残喘。正所谓,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纵然是逆苍天这等天资卓越之辈,号称武道界第一人,却依然只能在这华山之巅陨落。沦为曾经。

    灰尘散尽,烟雾弥漫。

    逆苍天已经不见踪影,只有郭义凌空而立,背负左手,右手持剑,傲然立于天地之间,气势环绕寰宇之内。风轻轻吹过,仿佛是一双姑娘细柔的轻轻婆娑他光洁的面庞,撩起他如墨的长发。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