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411章 离开
    陆壮指着墙壁上镶嵌的铜鼎,那铜鼎少说有几千斤之重。而且,那铜鼎还被镶嵌在墙壁之中。当初丁千秋这一掷,当场就让那铜鼎砸进了墙壁之中。陆家竟然无人能够取下来。原本想要用吊车弄下来。但是,陆家之人骄傲无比,死活不愿意借助外力。陆家新任家主宁愿让这一个耻辱被钉在墙壁上,以警示陆家后人。

    当然,陆家家主同样也希望等陆少辰踏入天道,然后亲手以路家人的骄傲摘下铜鼎。

    除了天道境以上高手无人能取铜鼎,即便是武道宗师也取不下这铜鼎。

    且不说这铜鼎少说五六千斤重,而且还被镶嵌在了墙壁之中。想要取出这铜鼎,没有万斤以上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而且,那墙壁之上可没有立脚之处,更没有办法使劲。

    如果这老头能够取下铜鼎,就算他不是逆苍天,那也应该受到陆家之人尊敬和拉拢。

    “这有何难?”老头哈哈笑道。

    “吹牛!”陆壮不屑一笑,道:“有本事你取下来试试。”

    唰!

    逆苍天右手一张,一道白丝凝聚的真元之网立刻就包住了那铜鼎。

    “回!”逆苍天淡然一笑,手往后一拉。

    哗啦啦……

    铜鼎顿时往回拽,带着无数的砖头哗啦啦的往下落。

    轰隆!

    铜鼎顿时落地,那巨大的铜鼎连宗师都奈何不得,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平淡无奇的老头硬生生的拽了下来。

    “这……”寸板男子目瞪口呆。

    “大师!”陆壮急忙跪了下去,错愕道:“我们有眼无珠,冲撞了大师。”

    “哈哈!”逆苍天哈哈大笑。

    此时,陆家家主闻风而来,后面带着数名宗师高手。

    “何人敢在我陆家造次!”家主面带煞气,虽说陆家现在落魄,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般人还真不敢来陆家找茬。陆家光是武道宗师就有四五个。而且还有少年宗师陆少辰,据说此时正在闭关晋级,随时可能突破天道境。

    人人都说,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陆家有后起之秀,自然无人敢得罪。

    “家主。”陆壮急忙说道:“此人声称自己是逆苍天。而且,这铜鼎……”

    “逆宗主!”陆家家主一眼就认出了逆苍天。

    “嗯。”逆苍天负手而立,微微颔首。

    扑通!

    陆家家主当场就跪了下来,泪如雨下:“请逆宗主为我陆家主持公道。”

    “陆家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逆苍天点头,道:“今日,我正是为此事而来。”

    “宗主……”陆家家主可怜兮兮的看着逆苍天。

    “竖子竟敢这般嚣张,简直就是不把我武道界放在眼里。”逆苍天冷哼一声,道:“除燕子门,灭逍遥谷,杀陆风华,斩丁千秋!哪一件不是人神共愤之事?”

    “是啊!”陆家家主点头,道:“可是,此子实力强悍,连丁宗主都奈何不得他。谁能治他?”

    “我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斩杀此子。”逆苍天气势炸开。

    体内的气势宛若飓风席卷而过,陆壮等人当时都睁不开眼睛。逆苍天体内的怒气确实爆表了,回到圣墟宫,听说了郭义的事情之后,逆苍天更是怒不可及。没想到,短短一年的时间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虽说不知道那小子到底什么来头,但是,他一口气杀了这么多人,还灭了这么多高手。身为武道界的第一人,逆苍天定然是看不下去的。

    “宗主,此子现在并不在陆家。”陆家家主急忙说道。

    “我知道!”逆苍天点头,道:“我只是来给陆风华上一炷香,便赶往江南市找他算账。”

    “逆宗主心意,风华在九泉之下定然会心满意足。”陆家家主感动的老泪涕零。

    逆苍天负手而行,踏入了陆家宗祠之中。

    ####

    江南市。

    省委大院,唐老和唐战并肩而立。唐茹正在收拾行囊。

    “茹儿,你这是做什么?”唐老急忙问道。

    “爷爷,我要一个人去修行!”唐茹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道:“一个人闭关修炼,终究是闭门造车,所以,我打算去游历世界,我想开阔一下眼界。也许,这对于我的修来来说是一件好事。”

    “可是,你这也太突然了吧?”唐老目瞪口呆。

    “不突然!”唐茹摇头,道:“我已经深思熟虑很久了。在这里我已经没有办法寻求突破的办法,所以,我打算离开。打算区别的地方寻找机遇。”

    “茹儿!”唐老有些不舍。

    修行之路,遥遥无期。也许,这一别就是一生。唐老的寿元没有几年了,若是这一别,谁还知道是否能够再见面呢?

    一旁的唐战说道:“父亲,就让她去吧。”

    “爷爷,有空我会回来看你的。”唐茹坚定的看着唐老。

    “唉……”唐老悠悠的叹息了一口气,他双手抓着唐茹的肩膀,然后说道:“茹儿,如果在外面不习惯,就回来吧。如果被人欺负了,就给爷爷打电话。我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护着你。”

    “嗯!”唐茹抱着老爷子,梨花泪落下。

    虽说不舍,但却不得不离开。唐茹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了。在江南市,她日日夜夜的想着郭义。她多么渴望能够得到郭义的爱。可是,她知道这般卑微而求的的爱并不是完整的。如果郭义要施舍自己感情,唐茹宁愿拒绝。

    被禁闭三天之后,也在小黑屋里认真思考了三天。她决定放过郭义,也算是放过自己。

    离开!

    不一定是放弃,只是给自己的心灵一个净化。

    唐茹已经想好了,这一次离开修行,如果还是无法忘记郭义,那就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得到郭义,哪怕是杀了穆芷若;哪怕是以全天下为敌;哪怕是死,她也不在乎!

    最终,唐茹背着双肩包,里面装了几件简单的衣服,还有那骨琴。

    “小白,我们走!”唐茹召唤了一声。

    嗖……

    在屋顶上一直盯着唐茹的银狐瞬间冲了过来。

    唐茹傲挺的身子,缓步朝着外头走去。金色的夕阳拉着她的背影,仿佛是一副精美绝伦的画。那一幕,美得让人窒息,美的让人不敢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