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402章 我要成为你的女人
    “师父,我说的是真的。”唐茹认真的看着郭义的眸子,道:“为了你,我可以低头,可以选择妥协,甚至低声下气。只要你能够让我永远在你身边。”

    “不可能!”郭义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你我终是师徒关系,永远不可能成为恋人。”

    轰隆!

    唐茹脑海中宛若一道惊雷划过,她顿时浑身一阵颤抖,僵硬的立于原地。表情呆滞,目光无神。

    “为什么!”唐茹呆呆的看着郭义,道:“难道我就这么不堪?我就这么不入你的眼?”

    “不是这样的。”郭义摇头。

    “那是什么?”唐茹的双眸之中闪烁着两团火焰,她咬牙道:“还是你心里只有穆芷若一个人,永远也容不下其他人?”

    “也许是吧!”郭义叹息了一口气。

    除了穆芷若,自己心里还能容得下谁呢?

    当年郭义惨遭奸人所害,众叛亲离,连最亲近的亲人都离郭家远远的,那些和郭家称兄道弟的人也都彻底的与郭家断了联系。在郭家四面楚歌,命悬一线的时候,是穆芷若大义凛然,不顾一切的来救自己。只可惜她势单力薄,空有飞蛾扑火的精神。最终还是被奸人所害,以至于穆家跟着遭殃。

    这样的女人,郭义焉能不爱?纵然此生身死道消,他的灵魂也不可能忘记穆芷若。如果有来生,他宁愿生生世世与穆芷若在一起,永远……

    只可惜,人不可能生生世世,不可能永远。所以,郭义选择这一生好好的待穆芷若,好好的爱她。给她全心全意的爱。

    可是,这样注定了要伤害唐茹。

    怒了!

    从郭义嘴里得到答案的那一刻,唐茹顿时就怒了。

    “师父,这就是你的答案吗?”唐茹强忍着内心的怒火,那一团疯狂的怒火在她胸口燃烧:“难道……我在你的心目中,连穆芷若一根指头都不如吗;难道……你曾经说过的那些话都不过是在骗我吗?”

    郭义望着唐茹,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你说过,如果我死,你会陪我一起共赴黄泉。”

    “你说过,你会用生命守护我。”

    唐茹字字句句,宛若滴血。

    “茹儿!”郭义打断了唐茹的话,道:“那是曾经!”

    曾经!

    多么可笑的曾经!

    在没有遇到穆芷若之前,郭义确实一直把唐茹当成穆芷若,并且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与唐茹师徒相依,两厢情愿。可是,自从穆芷若出现之后,郭义的心就发生了变化。

    他曾经以为,穆芷若再也找不到了,可是,偏偏穆芷若就出现在了郭义的面前。

    “曾经?”唐茹失声的看着郭义,一脸的难以置信。然后说道:“师父,难道……在你心里,我曾经也只是一个替代品而已吗?”

    郭义看了唐茹一眼,然后说道:“茹儿,你永远是我的徒儿!”

    “不!”唐茹愤怒的咆哮,道:“我不要只当你的徒儿,我要当你的女人!”

    这一句话,几乎是唐茹怒吼出来的。她内心压抑的情绪都被释放出来了。内心已经积累了太多的愤怒,也积累了太多的怒气。尤其是郭义刚刚的一番话,更是深深的刺激到唐茹。让唐茹内心险些就崩溃了。

    原来,自己曾经不过一直都是一个替代品而已。不过是穆芷若的替代品。如今,穆芷若回来了,自己也就要惨遭抛弃。

    “不可能。”郭义一咬牙。

    “为什么不可能?”唐茹双目火燃烧,道:“是不是因为穆芷若?”

    “对!”郭义淡定的点头。

    但是,内心却早已经是滔天巨浪了。既然要痛,那就索性一次性痛到位吧。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唐茹已经深陷到这一段感情之中去了,若是再不拔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好!”唐茹咬牙,道:“那我就去杀了穆芷若,从此以后,让你内心永远没有这个人。”

    说完,唐茹转身就走。

    “茹儿!”郭义看着唐茹坚定的背影。她却头也不回的走了。

    喵呜……

    一旁的银狐盘坐在地上,一双透彻的眸子看了郭义一眼。

    “去吧!”郭义叹息了一口气,道:“守着她,别让她出事。”

    嗖……

    银狐瞬间疾射而走。

    郭义叹息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何,内心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这丫头,太执拗了。”郭义坐在椅子上,叹息了一口气。

    西柳河,一阵波浪翻滚。

    螭龙从水中爬上岸。

    “老家伙!”郭义看了他一眼,从怀里掏出了几枚洗髓丹。

    螭龙眼冒星星,急忙吞下了几枚洗髓丹,便趴在沙滩上闭目养神,这里的灵气虽然丰沛,但是,洗髓丹的诱惑力显然更大。螭龙兽如今已经成为了郭义的灵宠,郭义把螭龙寄养在那西柳河之中。让它在庞大的聚灵阵之中休生养息。在陆家的这些年,螭龙兽被折磨的不像样,瘦弱不堪,病痛缠身。被关押在灵湖之下,巨大的封印阵法让它体内的灵力逐渐的流逝。不仅如此,陆家数百年来,都在螭龙兽身上压榨力量,获取武道之力。

    也正因为如此,螭龙兽苦不堪言。

    如今,郭义给它一个如此完美的地方休生养息,安静疗养,环境优雅,灵气充沛。螭龙兽乃是上古神兽,灵智超乎常人,它自然懂得感恩。

    “唉……”突然,螭龙兽发出一声叹息。

    “你叹什么气?”郭义倒也不惊讶这螭龙兽为何会说话。

    “这丫头是真的喜欢你。”螭龙兽用腹语模拟人类的声音,声音显得格外苍老,低沉。

    “我知道!”郭义双手抱头,望着那璀璨的星空。

    “你不应该伤害她!”螭龙兽说道。

    “长痛不如短痛吧。”郭义悠悠的说道:“否则,越陷越深,对他来说并非一件好事。”

    “就怕她心魔已经成形了。”螭龙兽说完,缓缓的没入了水中。

    心魔?

    郭义也有一种隐隐的担忧。不过,刚刚与唐茹交谈之际,似乎并未发现心魔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