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398章 迟早要上门算账
    “你!”陈国天再次傻眼了。

    以前郭义的灵力无形无色。如今,郭义的灵力唤醒了属性,淡绿色的灵力仿佛充满了生命之力。水灵之力形成了一把数米长的巨剑。郭义笑道:“天地万物,皆可为我所用!”

    “不可能!”陈国天第一次见到这种力量,诡异的让人可怕。

    尤其是郭义手中那一把数米长的剑,凭空出现的,那剑内,仿佛有淡绿色的液体在流动一般。让人看着格外的毛骨悚然。尤其是对于陈国天这种修的歪门邪道的道门弟子,更是对这种上古浩然正气恐惧万分。

    “斩!”

    郭义怒喝一声,手中长剑骤然斩了下去。

    轰隆!

    一剑斩下,天摇地动,摇摇欲坠的民房轰然倒塌,陈国天也在那一剑之下命丧西天,虽然他企图用强大的巫术抵挡郭义的攻击,可是郭义这一击焉能挡下?

    莫说区区一个巫妖王,纵然是中国武道界第二大高手丁千秋也殒命西柳河,靠着强大的真元之力护住自己的命脉,这才保了一条小命。虽然最后醒来,最后也修为散尽,道消武灭。

    这一剑之下,陈国天死了。

    郭义转身进入一旁塌了半边的屋子。

    童童被关在一个笼子里,人已经奄奄一息了,躺在那一块木板上。天魂已经被剥走,剩下地魂与人魂。

    苗疆巫族想要用金身童子炼制蛊虫,只能暂时抽掉童童的天魂,然后让他意识丧尽,生命力降低,体内的免疫力抗体自然也就无法抵抗幼虫的入侵。幼虫就能够在体内肆意的吸收童子的灵气,逐渐成长,一旦童子体内灵气被吸干,幼虫也就长大了。巫师便可以带着幼虫离开,留下童子的尸体。

    “童童!”郭义手一捏。

    咔嚓……

    大锁碎裂,铁门打开。

    童童几天滴米未进,郭义急忙给他喂了一些水。然后唤醒他的意识。

    “郭叔叔。”童童睁开了眼睛,眼睛无神,带着一丝余威未消的恐惧。

    “童童,叔叔带你回家。”郭义抱起童童。

    “嗯!”童童不哭不闹,伸开双手。

    带着童童从民宅之中出来。遇到刘老大两人正在废墟里到处搜寻。

    “见鬼了,陈护法人呢?”刘老大一脸疑惑。

    “难道他杀了那小子,一个人走了?”黑袍男子说道。

    “不可能吧?”刘老大摇头。

    此时,黑袍男子双瞳紧缩,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尘土飞扬的废墟之中走出了一个人。他惊呼道:“那……那是人还是鬼啊?”

    “我的天啊!”刘老大惊愕的看着郭义。

    郭义怀里抱着童童,他冷冷的扫了两人一眼,然后说道:“回去告诉苗疆一族,我郭义迟早要上门找他们算账。”

    嗖……

    说完,郭义右脚一点,人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我的妈呀!”刘老大使劲揉了揉眼睛,道:“我……我没看错吧!”

    “没错。”黑袍男子吞了一口唾沫,道;“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这小子竟然还活着。他……打败了陈护法。”

    “快,找人。”刘老大急忙大喊道。

    两人立刻在废墟之中翻找,很快就从一堆碎石乱砖之中找到了陈国天的尸体。

    “师父!”刘老大发出一阵阵悲鸣。

    “这……”黑袍男子错愕,道:“陈护法竟然……死了?!”

    显然,他们觉得难以置信。

    以陈护法巫妖王的顶级实力,再加上七煞锁魂阵的相助,竟然没能留下这小子的性命?反而被对方击杀?可想而知,那少年宗师的实力是何等的牛逼,何等的逆天?!

    黑袍男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他内心暗暗庆幸刚刚没有冒然动手,否则自己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吧?

    刘老大发出一阵阵悲呛的哭声。

    “刘老大,你还是节哀吧。”黑袍男子叹息了一口气,道:“那小子能够一剑斩杀丁千秋,定然是有些实力的。所以,这种结果,是意料之外,但也是意料之中的!”

    “不!”刘老大咬牙切齿,然后说道:“我苗疆一族,何曾受过这等屈辱?谁人见了我苗疆族人,不是毕恭毕敬,退避三舍?如今,我苗疆族的巫妖王竟然被人斩杀,这就是与我苗疆族作对,这一口恶气,绝对不能咽下!”

    “那……”黑袍男子疑惑的看着他。

    “我要带我师父的遗体回去,禀报族长。”刘老大双目含着仇恨,道:“我师尊与族长乃是血缘之亲,想必族长也不会善罢甘休。”

    “那就好!”黑袍男子恍然大悟。

    如果陈护法与族长乃是血缘关系上的族亲,相比族长也不会袖手旁观。而且,苗疆族向来都是睚眦必报,寸步不让的宗门。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苗疆族在武道界里的声誉不是很好,他们的修炼之法遭人唾弃,而且他们也被武道界的人士边缘化。但凡苗疆族的人出没,武道界之人定退避三舍,不愿意与他们发生任何冲突。

    上一次,郭义斩杀了林文秀,林文秀的师父陈国天亲自出马寻仇。这一次陈国天又丧命在郭义之手,估计苗疆族也不会轻易放过郭义。

    刘老大带着陈国天的尸体迅速遁走。

    郭义则带着童童返回了叶小雨的别墅。

    “小义!”叶小雨从别墅里出来。

    “叶姐,你看我给你带谁回来了。”郭义笑道。

    童童从车上跳了下来,兴奋的喊道:“妈妈!”

    虽然精神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在郭义的治疗下,童童的天魂回归,身体也逐渐的从虚脱的状态恢复了。再过几日,估计就会彻底恢复,而且,郭义也把童童那一段黑暗的回忆彻底的抽走了。年龄越小,记忆抽取越轻松。郭义机会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把童童的记忆抽走了一部分。

    “童童!”叶小雨飞快的抱起了自己的孩子,眼眶里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激动的问道:“你受伤了吗?快给妈妈看看,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童童摇头,道:“是叔叔带我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