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381章 师祖
    哗啦啦!

    所有人齐刷刷的起立,躬腰喊道:“审判者!”

    “坐!”老人声音很冷。。

    所有人坐下。

    老人才说道:“东瀛贺川流,提供了错误的消息,让我们损失惨重。”

    “审判者,我强烈要求贺川流对此负责!”一旁金发碧眼的男子冷哼道。

    “对!”众人点头,道:“贺川流必须对此负责。”

    “负责?”老人看了几人一眼,缓缓说道:“让客户对此事负责?亏你们说得出来。贺川流提供的数据虽然有些错误,但是,主要责任还是在于我们。”

    众人一听,纷纷低着头。

    “若非我们刚愎自用,如何会落得如此下场?”老人冷笑一声,道:“若非我们不认真调查对方资料,认真探查对方实力,怎么会一连死了这么多忠诚于我们的杀手?我知道,少年宗师年纪尚小,你们都轻敌。可是,贺川流既然愿意出一亿美金悬赏,这便已经说明了对方并非好惹,可你们偏偏不用心对待!”

    众人的头低的更厉害了。

    黑暗网络的职责在于调查。

    远东集团更是拥有一张扑遍全世界的情报网络,但是,这一次他们确实轻敌了。贺川流的悬赏金额,以及目标人物都让黑暗网络的工作人员失蹄了。

    “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处理。”老人扫了众人一眼,道:“立刻取消所有关于少年宗师的追杀。另外,以后不允许接任何追杀少年宗师的悬赏。”

    “是!”众人纷纷点头。

    不过,众人也都很纳闷。审判者竟然会怕一个少年宗师?这绝对让他们感觉到万分震惊。

    审判者何许人也?

    那可是整个地下世界的主宰。他才是真正的杀手之王,有人说,审判者已经是天道宗师境界的高手。也有人说,审判者早已经突破了天道宗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太极境,甚至乾坤境了。

    但是,自从审判者从杀手界金盆洗手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关于审判者的传说。关于审判者的消息也逐渐的淡化,随着大批后起之秀的涌出,譬如耶稣。审判者就再无人知晓,甚至被人所遗忘。

    很快,黑暗网络之中所有关于少年宗师的悬赏全部被取消了,地下世界更是一片哗然。此番损失惨重,一连死了二十七个杀手,而远东集团竟然不报仇,反而退缩了。这才是让人觉得震惊的地方。

    很快,高丽,中国……无数名杀手纷纷离境。

    有人是耶稣之死,他们意识到少年宗师的强大;有人是因为悬赏取消,失去了丰厚的报酬,自然而然也就不愿意再动手了。

    东瀛贺川流。

    位于京东银座大厦之中。

    那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贺川流派的高层人马聚集。

    “黑暗网络取消了我们的悬赏。”井上和彦认真的说道:“贺川君,这可如何是好?”

    “一群胆小之徒。”贺川一鸣不屑的说道:“既然他们不敢,那就只能我们自己动手了。”

    “可是,宫本先生和仓山先生都死在郭义手中。”井上和彦无奈的说道:“他们可都是地魂级别的高手。如今,贺川家族里,唯有祖师出马才能够对付他。”

    贺川流之所以能够在东瀛雄霸一方,尔后又敢镇压檀君一脉,还敢入侵中国武道界。就是因为贺川家族之中有一个强大的高手坐镇,那就是贺川家族的祖师爷。乃是一个天魂忍者。实力强大,可毁天灭地。

    同样,这也是贺川流的希望。

    “没错!”贺川家族的人纷纷点头。

    “可是,祖师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出关?”井上和彦问道。

    这一个问题,顿时把所有人都问倒了。祖师闭关已经有很多年了,这些年都靠宫本村和苍山藤井几名地魂级别的忍者撑着贺川流派的大架子。

    要知道,在东瀛可并非只有贺川一个忍者流派,同样还有好多个忍者流派。

    “是啊,若是祖师永远不出关,那我们岂不是没法报仇了?”

    “至少现在我们还没有办法对付他。”

    “连远东集团都退怯了,更何况是我们?”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贺川一鸣一直保持沉默。

    直到众人安静了下来,贺川一鸣才开口:“从今天开始,若是祖师未能出关,我们暂时停止对少年宗师的攻击。师祖出关的那一天,便是我们复仇之日!”

    “是!”众人纷纷点头。

    在贺川一名的吩咐之下,贺川流派之下各个部门开始停止了一切针对郭义的行动。

    山口组派出的枪手从中国撤走,贺川流派下的几名偷袭忍者也纷纷从中国撤退。以及几名针对陈安琪,叶小雨,还有柳如烟的杀手也纷纷离开了中国。

    中国京都,红墙之中。

    北海公园,天气晴朗,万里晴空。那偌大的北海公园里,水面异常平静。

    漂亮的荷叶漂浮在水面上,荷花已经露出了尖尖角。

    一艘小木船飘荡在水面上,船身刷着白色的油漆,仿佛是一片白色的叶子漂浮在这平静的湖面一样,水面上也印射着白色的小船,还有蔚蓝的天空,仿佛是一副油画的世界,恬静,安逸,美丽……

    船上,一名老人坐在甲板上,手中握着一根钓竿。

    身后,一名身材笔挺的年轻男子。

    刘秘书很焦急,老首长在北海公园里垂钓一上午,却丝毫没有着急的样子。刘秘书却有些沉不住气了。

    “首长。”刘秘书轻声开口,生怕自己扰了首长垂钓的雅兴,他说道:“这事情,您一点儿也不急吗?”

    “为何要急?”老首长淡然一笑。

    “郭义一口气杀了这么多顶级杀手,远东集团肯定不会轻易罢休。”刘秘书虽然着急,却也只能轻声细语的说:“檀君一脉臣服于中国武道,贺川流也被郭义打得缩回了手。从目前的消息看,国内的杀手与贺川流的人马几乎已经撤走了。可是……郭义这小子却去了美联邦。这对我们可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