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365章 仓山之死
    一道火焰在郭义手中绽放。

    骨剑从火焰之中吐露出来,通体洁白如玉,宛若是上帝与造物主的杰作。

    “这么短的剑,如何战胜对方?”

    “他莫不是疯了吧,刚刚那一把冰剑兴许有获胜的希望,但是,这一把三尺场的小剑,能切开这网吗?”

    众人好奇不已。

    “族长?”李金珠不解的看着老组长。

    “既然他这么做,就一定有他的道理!”老组长淡然一笑,眼眸之中尽是随和,似乎对郭义充满了信心。

    李金珠双手颤抖,使劲抓着自己的衣服。

    万众瞩目!

    这一战,郭义若不胜,那便死!

    此时,他高高举起了手中那一把通体洁白如玉的骨剑,仿佛是西方的大祭司在向天祷告。

    “这个时候向天求情,来得及吗?”

    “怕是没用了吧?”

    几人纷纷说道。

    “小子,你死定了!”仓山双手用力一拽,那网子再度合拢,黑色的网子细弱如丝,可切世间万物。仓山脸上已经露出了胜利的笑容,郭义已经是他网中之鱼,根本就无法逃脱了。

    死在他网子里的,不仅有武道宗师,同样还有天道大师这等实力的人物。所以,仓山有足够的信心杀死郭义。

    此时。

    骨剑落下!

    一道耀眼的光芒绽放,那骨剑之中仿佛吐露出一条巨大的火蛇,幻化成一把巨大无比的火剑。

    一剑落!

    万物灭!

    那黑色的巨网,在那一瞬间,被撕裂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我的天啊!”

    “这真元之力编织而成的网,本应该是世间最坚不可摧的存在。却不想,被他一剑撕裂。”

    “少年宗师威名,果然名不虚传!”

    檀君一脉弟子惊愕万分。

    “真乃神人啊!”老族长惊叹连连。

    “他做到了!”李金珠目瞪口呆,道:“天啊,他做到了!”

    兴奋的差点儿就跳起来了。

    仓山目瞪口呆,他一脸震惊。在雪岳之巅,他苦苦修炼,以忍息为媒介,学习丁千秋的修炼之法,锤炼出了一副巨大无比的网刃,这网刃即便是天道大师这样的高手都不能撕裂。却不想,今日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武道者所破。

    “不!”仓山一脸惶恐,道:“这绝对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该你了!”郭义淡漠一笑。

    从头到尾,郭义的表情一直未曾发生太大的变化,唯有在他战斗高潮的时候才显得无比的亢奋。一旦对方筋疲力尽,郭义便恢复了那平淡的表情。

    仓山吞了一口唾沫,他自知不敌。今日必须从这里离开,否则,这个重要的消息就没有办法传回贺川流了。

    “小子,今日暂且告辞,改日再战!”仓山双腿一蹬,迅速逃走。

    “想走?”郭义冷笑一声!

    啵!

    一道白雾闪过。不远处的仓山身上顿时冒起了一团炽热的火花,刹那之间,那火焰燃烧之中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声音令人毛骨悚然。没多久,声音熄灭,火焰冒烟。

    白莲圣火。

    以郭义大成境的实力,一招白莲圣火便能够让任何天道宗师当场殒命,纵然是化神境半仙之体,也要尝尽苦头。

    “死了?”众人惊呼一声。

    “真的死了!”有人慌乱的点头。

    不远处,仓山的尸体宛若一具焦炭,原本就矮瘦的个子,被白莲圣火一烧,身体蜷缩的跟一个十岁的孩子一样,完全分辨不出面目如何。更别说年龄大小了。

    “先生威武!”老族长急忙跪了下去。

    “先生威武!”数千檀君一脉的弟子纷纷跪了下去。

    郭义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连老族长都不敢这么想过。第一次见到郭义,虽然早已有所耳闻,但是看到他如此年轻,内心还是有些咯噔。当他看到这一战后,便对郭义心悦诚服,再无任何担忧之心。

    檀君一脉,集体膜拜。

    这似乎已经是郭义早已经想到的事情,不过,对于郭义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常见的事情。当初在药神殿,破了药神殿的乾坤阵;在逍遥谷,破了逍遥谷的阴阳鬼煞阵,哪一个不是跪地膜拜。在西柳河,一剑斩杀丁千秋,千门万宗来相见,又是何等的壮观。区区一个檀君一脉,郭义还真没有什么心动的地方。

    “都起来吧。”郭义开口说道

    老族长和李金珠站了起来,老族长脸上依然是兴奋未消的情绪,他激动的看着郭义,然后说道:“多亏了郭先生,救我檀君一脉于水火之中。否则,我们还要在水深火热之中继续煎熬。”

    “不需要这么客气。”郭义摆手,然后说道;“檀君一脉的危机算是解除了,我应该可以走了。”

    老族长一听,眼神之中有些焦急,他询问的看着李金珠,李金珠聪慧可人,她欠了欠身体,道:“郭先生,檀君一脉的危机并未解除。反而因为仓山之死,而让檀君一脉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所以,请郭先生不要急着离开。”

    “为何?”郭义淡然问道。

    “仓山乃是贺川流派的地魂忍者,虽说并非异常珍贵。可好歹也是一个超级高手。”李金珠认真分析,道:“如今,仓山一死,以贺川流派的作风,他们岂能善罢甘休?”

    郭义笑了笑,道:“放下话去,这是我郭义所谓。我郭义一生行事,光明磊落,从不惧别人打击报复。”

    “郭先生实力非凡,自然不怕。”李金珠尴尬的看着郭义,道:“但是,我们檀君一族力单势薄,若是对方存心对付我檀君一脉,那我们就完全没有自保的能力。”

    “那你说,该怎么办?”郭义问道。

    “郭先生,不如你在檀君一脉小憩几日?”李金珠笑了笑,道:“一来可以保护我嘛檀君一脉不受贺川流派的欺负;二来可以领略一下我们高丽的风土人情。”

    郭义想了想,觉得李金珠说的并不无道理。他微微点头,道:“也行,那就暂且住上几日,我看这雪岳山灵气不错,留下来修行几日,也未尝不可。”

    “是是是。”老族长连连点头,然后说道:“曾几何时,我们檀君一脉何其强大,也拥有天道高手坐镇,只可惜……”

    接下来的几日,郭义暂且在檀君一脉住了下来。仓山一死,消息很快就穿回了东瀛,传回了贺川流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