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364章 绝技
    “族长,仓山竟然此般厉害?”李金珠略显紧张。

    “相信郭先生应该没问题的。”老族长浑浊的眼睛望天空望去,仿佛看到了许多许多,他悠然说道:“如果他不能战败仓山,那我们檀君一脉只能自求多福了。”

    李金珠吞了一口唾沫,双目更是带着一种紧张和深深的忧虑。

    “唉,东瀛忍术难道翻来覆去就只有这些套路吗?”郭义无奈笑道。

    “小子,今日你必死无疑!”仓山怒吼道。

    “雕虫小技!”郭义单手一挥。

    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刀刃,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就不曾出现过一般。

    仓山双瞳紧缩,情不自禁的惊呼:“不可能!”

    郭义无奈摇头,原本以为仓山的实力不错,没想到也就只有这两下子。看来,是该了结他的时候了。郭义双手一展,宛若雄鹰展翅,后辈之上无数到白色宛若寒冰一般的水灵之力涌了出来。

    刹那之间,一对水银之色的双翅绽开。

    嗖……

    仗着那巨大的翅膀,郭义腾空而起。

    “仓山。”郭义笑道:“若没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技,你今天就到此结束吧!”

    说话间,双手缓缓从虚空之中拉开了一把利剑。水灵之力,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以灵力在虚空之中凝结一把尖锐无比的冰剑。这一把冰剑,无所不破。

    “天啊,他竟然变出了一把冰剑!”

    “哇,好帅啊,那一双翅膀,简直就像天上的天使一样!”

    众人惊呼连连。郭义的帅气,那洁白几近乎透明的翅膀,还有手中那一把宛若冰雕而成的利剑,里面流淌着一阵阵水绿的光芒。让人感觉到无比璀璨的神圣光芒。

    反观仓山,简直就是一个猥琐老头,一身黑色,脸上仿佛贴了一张晒干的橘子皮。谁也不喜欢这样的老头。

    “尽来一些花俏的东西。”仓山不屑一笑。

    “给我斩!”郭义手持冰剑,一剑斩下。

    仓山当场就感觉到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力量,潜意识就感觉到这一剑不好接。但是,这一剑若是接不下来,就代表自己实力不足。纵然是拼了这一条命,也必须接下这一剑。

    仓山双臂一震,一股强大的忍息从体内涌了出来。黑色的忍息刹那之间形成了一堵坚硬的墙壁,挡在了身前。

    轰隆!

    一剑斩下。

    那巨大的墙壁当场被斩裂一半,仓山脸色震惊。

    这忍息乃是从他体内传导出来的能量,所以,郭义这一剑的力量,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一剑,足有十万斤之力。若非自己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用忍息堆砌出如此强大的墙壁,他如何能够当下这一剑?所以,郭义的强悍,仓山最有发言权。

    “哈哈,再来!”郭义大呼痛快。

    手举数米冰剑,身子伸展到了极致,手握长剑,轰然斩下。

    轰隆!

    又是一击,这一击下去,那忍息所堆砌而成的墙壁,刹那之间就裂开了一条裂缝。

    “该死的!”仓山脸色一阵惨白。

    他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中国武道者,竟然拥有如此强悍的力量。凭借自己地魂级忍者,在雪岳山之巅没日没夜淬炼五年之久,竟然还不能与之一战。

    “不!我不可能连一个中国武者都不如!”

    仓山怒吼一声。

    怒了!

    他确实怒了!

    自己苦修几十载,连续挑战了十多位世界武者,西洋格斗术,世界搏击高手,古泰拳大师,非洲黑巫术大师,大术士,意大利觉醒者,甚至印度的瑜伽大师。

    无一例外,全部获胜。

    直到数年前在渤海与丁千秋一战战败,从此以后,他潜伏在雪岳山之巅,潜心修炼,以心灵感悟大地,以心灵感悟天道。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让他炼出了比任何人都强大的忍息。这种忍息比之普通的忍者的忍息更加强大,因为他的忍息拥有某种神秘的属性。

    “不!”仓山怒吼一声,道:“你不可能战胜我!”

    说话间,仓山双手往地面一拍,仿佛虚空之中抓住了什么东西一般。

    吼吼!

    仓山发出一声惊天地的怒吼。

    一道道土墙从地面拔升而起,挡在了面前。

    “痛快!”郭义大喊一声。

    “斩!”

    “再斩!”

    “第三斩!”

    “百人斩,千人斩!”

    一剑接着一剑。忍息所形成的巨墙,根本就挡不住郭义的利剑。每一剑下去,一堵土墙轰然倒塌。一剑接着一剑,仓山耗尽力气,防守一方终归是吃亏的一方。

    仓山每建立一堵防御墙,都要耗费很大力气。而郭义越战越勇,越战越兴奋。

    两人在半空之中,飞天遁地,飞沙走石,整个世界仿佛都遮天蔽日,昏昏沉沉。

    檀君一脉的弟子看得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一些人甚至吓得直接跪了下去,嘴里念念有词,双手合十,磕头祈祷。

    “小子,这可是你逼我的!”仓山气喘吁吁。

    “不拿出点儿真本领,今天你就休想从这里逃走!”郭义冷笑一声。

    仓山深吸了一口气,把身上黑色的披风抖了下来。

    原本矮瘦的身材,就显得更加瘦弱不堪,宛若那狂风暴雨之中一根枯萎的芦苇,随风摇摆。仿佛一阵风吹来,就能够瞬间折断。

    “小子,给我看好了!”仓山手一挥。

    一道巨大的天罗地网朝着郭义铺天盖地而去。

    仓山身形一晃,双手不断释放忍息,控制着这一个巨大的网合拢。

    “小子,你死定了。”仓山哈哈大笑,道:“进了我的网,生死便是两茫茫!”

    “完了!”李金珠捂着红唇,瞳孔紧缩。

    “这小子死定了。”

    “仓山的这一副网坚不可摧,谁进去了都逃不出来了。”

    众人纷纷惋惜的摇头。

    有甚者已经转身离开了。

    郭义淡然无比,亲手捏碎了手里的冰剑,那一把数米长的冰剑瞬间化作无数的冰屑飘洒在半空之中。无尽的雪花落下,郭义仰头看着铺天盖地而来的黑网,他笑道:“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