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362章 仓山藤井
    “仓山先生。”金在恩跪在雪洞洞口,大喊道:“有……有重要的消息要通告您。”

    洞口没有任何反应。

    金在恩一阵迟疑,又连续喊了几声。

    “说吧!”一道声音传来。

    金在恩往声音方向看去,一个孤立的身影坐在悬崖峭壁之上,衣衫单薄,他坐在一块突兀的冰雪石之上,任凭风雪吹打身体,地面上,一道道黑色的藤蔓遍布四处。

    “这……”金在恩傻眼了。

    “这乃是我用忍息锻造的网刃。”苍山藤井冷笑一声,道:“天下之大,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躲过我的网刃攻击。”

    不远处,一群飞鸟朝着山头直飞而来,似乎正在雪中迷失。

    唰……

    那黑色的网刃腾空而起,铺天盖地。

    嘎嘎……

    飞鸟惊呼,羽毛漫天飞舞,鲜血洒落冰雪。二十多只飞鸟,每一只足有五六斤之重。却被这网刃当场削成了肉泥。化作一滩血水洒落在冰川之上。

    扑通!

    金在恩吓得当场就跪了下去,连连磕头:“仓山先生果然神力无穷,乃天上仙人降生。”

    “哈哈……”仓山藤井大笑道:“若非这雪岳山,我也不可能领悟如此绝学。这一趟,我定然能够前往中国,与丁千秋一决胜负。”

    五年前,仓山在渤海与丁千秋一战,被丁千秋的精神力之忘所败。所以,仓山藤井返回雪岳山,潜心苦学,从丁千秋的绝技之中领悟了一些天道之学。丁千秋以精神之力编制网刃,苍山藤井就以忍息锻造一方属于自己的网刃。他自认为自己的网刃比之丁千秋的要强大数倍,绝对有与之一战的能力。

    “仓山先生。”金在恩跪在冰川之上,急忙说道:“丁千秋已经死了。”

    “什么?!”仓山藤井大惊失色,问道:“谁杀了他?”

    “是中国的一个武道者。”金在恩一脸尴尬,道:“他不仅杀了丁千秋,还杀了贺川流派的一名地魂忍者宫本村。”

    咔嚓……

    仓山脚下的冰川巨石瞬间裂开,浑身的忍息控制不住往外涌。瞬间就击穿了脚下的冰川巨石。

    “中国武道者?”仓山藤井眯着眼睛。

    “仓山先生,对方已经来到雪岳山了。”金在恩急忙说道:“所以,我这就急急忙忙跑来通知您。”

    “好,你做的好。”苍山藤井点头,道:“我这便去会一会他。”

    说完,仓山丢了一个瓶子在地上:“赏你的。”

    说完,人踏空而行。刹那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金在恩眼冒金星,扑过去捡起了瓷器瓶子,哆哆嗦嗦从里面抖出了一枚豌豆大小的丹药,通体黑色,外表粗糙不堪,散发着一种尸体的恶臭,金在恩一口吞了下去,身体不断的颤抖,眼睛翻白……

    ####

    檀君一脉大殿。

    族长与郭义促膝而谈,李金珠立于郭义的身旁,温柔莞尔,完全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性。浑身上下散发着一阵阵圣洁的气息。

    “先生,檀君一族自从臣服东瀛之后,便一路千丈。”族长苦笑一声,道:“高手尽数被杀,极品老参被收走,丹炉被破坏。我们的天才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死去。剩下的都是一群尔虞我诈之徒。”

    “是啊。”李金珠点头,道:“贺川流对我们的压制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若不赶紧摆脱贺川流的控制,我们檀君一族怕是迟早要灭亡的。”

    族长紧紧的抓着郭义的手,道:“恳请先生救我檀君一族。”

    “檀君一脉既然已经臣服于我,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郭义笑了笑,道:“你放心,贺川流的人,我定然会亲手斩杀,决不留情!”

    “是!”族长松了一口气。

    郭义淡然一笑,道:“来得倒是挺快的啊。”

    “先生……”李金珠迟疑了片刻。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郭义轻蔑一笑。

    李金珠惊了一下,随即,一道轰天雷般的声音传来:“高手驾临,岂能不会上一会?”

    “走吧!”郭义起身,道:“既然来了,那就免不了一战。”

    虽说是来斩杀贺川流的忍者,但是没想到对方来的这么快。屁股都没坐热,仓山藤井就已经杀上门来了。由此可见,对方是有多么的狂傲。

    唯有实力强悍之人,方有这般傲气。

    老族长和李金珠紧步而出。

    如今,檀君一脉与郭义已经算是一条船上的盟友了。从李金珠投靠郭义之后,檀君一脉的命运便和郭义牢牢的捆绑在了一起。这一次,如果郭义战败,死神就会降临,等待檀君一脉的将会是灭亡。

    老族长抬头挺胸,带着赴死之心离去。

    李金珠面带愁容,脸上更是愁云密布。

    从大殿之中出来,不远处,一个黑色披风的矮老头正立于一个巨大的铜鼎之上,那一尊铜鼎乃是檀君一族延续数百年的古董,乃是檀君一脉祈福之用。

    老头肤色很黑,一双豆大的眼睛充满了杀气,鹰钩鼻,单薄的嘴唇如同那干透的橘子皮。一双手如同枯枝一般露在袖子外面,乍一看,还以为是一个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尸体。

    “你就是仓山藤井?”郭义淡然一笑。

    “中国的武道者?”仓山藤井挺直身子,笑道:“少年宗师便是你?”

    “没错!”郭义傲气凛然。

    “丁千秋是你杀的?”仓山问道。

    “是!”郭义点头。

    “贺川流派的宫本村也是你杀的?”仓山眯着眸子。

    “没错!”郭义淡然一笑,道:“杀东瀛狗,宛若杀鸡。”

    “小子,好大的口气。”仓山冷笑一声,道:“今日,我便来领教一下少年宗师的厉害。”

    咚!

    仓山脚下一震,脚下数千斤的铜鼎腾空翻飞。

    哗……

    众人哗然。

    “我的天啊,这铜鼎少说三千斤,竟然被他一脚踩飞了?”

    “好夸张的力量!”

    “这仓山据说已经是地魂巅峰的忍者,堪比天道大师巅峰高手了。已经是无人能敌了。”

    檀君一脉的弟子高高的仰望着仓山藤井,仓山藤井的实力已经超乎了他们的想象,这等实力,他们从未见过,只有在口口相传的时候才会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