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地惊 > 第0241章 水系术法
    莫一鸣觉得这始终有点怪异,一来是因为他不知道这所谓的祭祀究竟能否使得这噶木部落风调雨顺,二来是他隐约觉得,这所谓的祭祀实际上就是这大长老正在获取他们的信仰之力。

    小虎沉浸在这场祭祀之中,样子很是虔诚。莫一鸣并不好问太多的疑惑,于是只能随着这些人,露出那虔诚的神色。

    他缓缓的闭上眼睛,但并没有完全的闭上,而是露出了一道小缝,看向木台之上的大长老。

    此刻这大长老手中的法杖再次对着天空一指,那蓝色的水晶球忽然再次迸发出刺眼的蓝色光芒,这一次发出的蓝色光芒,比上一次要浓郁许多,击中天空云层之时,天空顿时有雷鸣之声狂暴而来。

    而随着这雷鸣之声的狂暴,一道道蓝色的闪电,也在那云层之声开始穿梭。刹那之间,整个苍穹如具有了毁灭之力一般,令人望之敬畏。即便是莫一鸣,也觉得这法宝极为奇异。

    “将你们的信仰之力,传达给我吧,让我让这天空,在干旱了三月的时间中,来一场狂风暴雨!”

    此刻,这大长老高声开口,顿时这些人的虔诚之声更为浓郁。而木台之上的大长老,此刻也是呼吸略有急促,在那些信仰之力灌入到他体内的同时,他嘴中不知道在默念着什么,另一只手掐诀间,忽然对着法杖之上的水晶球一指,顿时那水晶球上面,迸发出一道冲天的水柱,这水柱击中在云层后,伴随着那雷鸣之上,一场瓢泼大雨,刹那间倾盆而下。

    “水系术法?”

    莫一鸣能看得出这其中端倪,他知道这大雨是由那水晶球发出,想必那水晶球也如同百川袋一样,能储蓄许多东西,当然那水晶球里面肯定有大量的水。而此刻这大长老所使出的一切,应该是一种水系术法。

    随着这大雨的来临,这些虔诚的人齐齐睁开了眼睛,甚至在这一刻开始欢呼起来。

    “下雨了,下雨了,上天显灵了!”

    “终于下雨了,今年的庄稼有收成了!”

    小虎也是一副乐开怀的样子,看向莫一鸣,道:“看见没有,一鸣哥,上天显灵了。”

    莫一鸣笑了笑,并未言语,因为他看得出这一场祭祀的端倪。

    大长老站在那木台上,眼睛缓缓的闭上,似乎正在感受着什么,转瞬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副很是疲倦的样子,但眼中的精芒,却比之前要亮上许多,很显然,这么多信仰之力的灌入,对于他的修为虽然没有明显的提高,但也有所帮助。

    他看向木台下这些欢呼之中的人,身形一化间,再次化为黑色长虹,消失在这些人的视线之中。

    伴随着他的离去,大部分的人也纷纷的离开,但有些人还在感受着雨水带来的湿润。似乎这里的确干旱了许久。

    莫一鸣也没有在原地逗留,他与小虎一同回家,这一天他并没有多问什么,直到夜晚来临的时候,大雨已经停下,天空升起了一轮圆月,水气在夜晚缭绕,很是清凉。

    饭菜传来的香味使这略带湿气的房间充满了温暖。

    小虎的妈妈将饭菜端上灶台,嘴中还在嚷着:“开饭了。”

    小虎手足舞蹈的样子,很是可爱。小虎爸爸看着小虎这般模样,也是洋溢着一脸幸福的神色。

    莫一鸣看着这温暖的一家三口,忽然也觉得有一种暖流袭来。他记得他小的时候也是如此。

    “一鸣,你今天怎么都一言不发啊。”

    小虎爸爸问道。

    “对啊,一鸣哥哥,你今天一直没有说话呢,是不是不开心,是不是小虎那里惹你生气了?”小虎也追问道。

    莫一鸣摸了摸小虎的头,微笑着说道:“小虎这么乖,怎么会惹我生气呢,只是一鸣哥哥,身子还有些虚弱,不想说话而已,害你们多心了。”

    小虎的妈妈将最后一盘青菜端上来之后,说道:“身子不好,就不要跟小虎出去瞎逛,好好的在家里休息……”

    听到家的这个字眼,莫一鸣的心忽然被激荡一般,其身子蓦然的怔了一下,一段段往事思绪,瞬间浮上心头。

    小虎的爸爸是个善于察言观色之人,道:“一鸣,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莫一鸣苦笑了一下,道:“实不相瞒,我跟小虎这么大的时候,也是依偎在父母的怀中,但是后来,南山南明城的士兵,夺走了这一切,他们将我父母抓走,将我们分开,所以,我恨南山!”

    话语说到最后,莫一鸣的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恨意。这种恨让小虎看上去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一鸣哥哥,你这个样子好可怕。”小虎说道。

    莫一鸣微笑了一下,摸了摸小虎,道:“小虎别怕,一鸣哥哥只是恨南明而已。”

    小虎妈妈盛了一碗饭递给莫一鸣,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人的这一生,只求平平淡淡过完就行。你虽然恨南明,但以你现在显然不能做什么,既然不能做什么,又何不暂时接受现状?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埋藏在心底,享受新的生活?”

    莫一鸣叹息了一声,道:“有些东西,的确只能如此。”

    “对了,一鸣哥,你今天说过要教我修炼的。”

    莫一鸣点了点头,看向小虎,道:“修炼也得先吃饱啊,不吃饱怎么修炼?”

    小虎的妈妈和爸爸一脸惊讶的看向莫一鸣:“你是一名修士?”

    莫一鸣点了点头,道:“略懂而已。”

    “那你的修为在什么阶段?”小虎的爸爸是个本本分分的农民,没有任何的修炼天赋,家中忽然多出了一个修士,自然是兴奋与好奇,复杂无比。

    再加上自从知道小虎有修炼天赋之后,他更是开心。可是小虎的资质平平,大长老推断不开有太大的成就,所以几乎部落里面的修士都不愿意教小虎,故而空拥有修炼天赋,没人教也是假的。

    如今莫一鸣来到这里,愿意教小虎修炼,自然是令人开心的事情,即便是小虎的妈妈,也是一脸好奇的问道:“你居然是一名修士?”

    莫一鸣点了点头,道:“一名聚气九重的修士而已……”

    这样轻描淡写的话语,却让得小虎一家人,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更让这个房间,瞬间充满了压抑的气息。

    他们完全不敢相信,站在他们前面的,竟然是一名聚气九重的修士,这样的修士,在噶木部落,都是极为少见的。而是若要达到这个境界,在噶木部落,都是一些中年之人。

    而眼前的莫一鸣,其年纪明显在二十左右。

    此事一旦从噶木部落传出,一定会引起整个部落的哗然!

    “聚气九重……”小虎呢喃着,眼中露出向往之色,继续说道:“如此一说,一鸣哥哥,你也能上天入地了?”

    莫一鸣说道:“上天倒是可以,入地的话,有点艰难。”

    小虎的爸爸大笑了一声,道:“小虎真不会说话,来,一鸣,今晚我们喝两杯。”

    小虎的爸爸说着,便转身走出了房间。

    “小虎的阿爸一般是不喝酒的,除非遇见什么开心的事情。这一次,小虎的阿爸定然是开心坏了,你不知道,部落里面的人都很瞧不起我们家,他们都嫌我们家小虎资质平平,没人愿意教,如今你来了,他便看到了希望。”

    小虎的妈妈说话时,有种语重心长的感觉,似乎处于在这噶木部落的最底层,而实际上也是如此,在这噶木部落,虽然是最偏远的部落,但也有阶级之分,要么就没有修为天赋,做个老老实实的农民,要么就是成为一名修士,得到别人羡慕的目光。而像小虎这种资质平平之人,既有修炼天赋,但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基本上都是被人放弃的。

    而迎接他们的目光,便是那一种种鄙视之色。

    小虎似乎已经回想起了自己成为强者的一幕幕,此刻还沉浸在陶醉之中,数息后看向莫一鸣,道:“一鸣哥哥,只要成为了一名修士,我便能在冬季的比试上,与那些小瞧我的人,一决高下,我要打得他们落花流水。你可不知道,平时那些人总欺负我,也总欺负阿爸阿妈。”

    莫一鸣笑了笑,道:“有一鸣哥哥在,以后别人欺负你,你就告诉一鸣哥哥。”

    “好的。”小虎一脸得意的样子。

    “小虎啊,你也不要故意去欺负别人啊,毕竟一鸣哥哥是南山之人,暴露了的话,会被赶走的。”

    “阿妈放心,别人不欺负我,我不会招惹他们的。”

    “不过话说回来,一鸣迟早是要被别人注意到的,我们得找个理由,说清楚一鸣的来由。”小虎爸爸说着,已经拿着一壶酒走了进来。

    这酒壶散发着酒香,中间夹着一股马奶的味道,应该属于一种奶酒。

    “理由我已经想清楚了,我不是清塘部落的吗,这噶木部落没有清塘部落的人,我就说是我弟弟。”小虎的阿妈说道。

    小虎的爸爸一笑,道:“就这样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