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医仙小猫妖 > 第一四一喵:剖析人偶术(月票180+)
    花九怔在原地,从前她学人偶术时,就好像得到一个玩具,天尊不告诉他原理,只告诉她,戳这里可以让玩具前进,戳那里可以让玩具跳跃,再戳那里可以让玩具转圈。

    她从来不知道那些点代表什么,一开始学的时候还发现每个人身上的那些点都有偏差,不是每个人都在同一个位置。

    为此她勤学苦练,不断在不同的人身上尝试,把那些人当作老鼠一样戏耍,经历了数万人,才最终掌握了诀窍。

    学习穴位和经络的时候,她发现操控别人所触及的点全都是穴位,但是在了解穴位的作用后,无法将其和人偶术联系到一起。

    但是此刻,墨夫子那根针对她穴位和经络的刺激,让她醍醐灌顶,一下子想通了之前想不通的问题。

    人偶术操纵别人身体的时候,以灵气丝刺穴之后,要在灵气丝尖端保持一定频率的震动,并且输出灵气干扰对方本身的气血和灵气运转,才能让人丧失行动力,被自己的灵气丝所操控。

    墨夫子这根针上散发出的一波波气流,起的是一样的作用。

    只不过,她仍旧感觉到这两者之间有差别,具体是什么差别,她又想不出来。

    花九愣神时,墨殊寒手指微动,金满堂体内的毫针变了位置,金满堂立刻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力量都涌向右臂,不用墨殊寒说,他自行走到桌边,抓住桌子边沿用力一掰。

    石桌捏在手里像豆腐一样,叫金满堂极度震惊,平日的他根本没有这样的力气。

    墨殊寒收回毫针道:“针术的作用还很多,但是像这样激发手臂力量的方式不可多用。一般人手臂经络没有达到可以承受这股力道的强度,强行催动的话,很可能造成经脉爆裂。魔修的医术实际上就是从针术演变而来,利用魔气的暴虐能量刺激身体,从而达到治愈和激发潜能的作用……”

    “夫子,”花九忽然打断墨殊寒,凝视着他双眼问道:“我想问,既然针术可以影响一个修士的身体行动,是否可以完全操控一个修士,就像傀儡师操控傀儡一样。”

    金满堂一惊,“二师姐说的是众天首领的人偶术?”

    花九点头,“就是人偶术,我一直对这个很好奇。”

    墨殊寒盯了花九两息,才沉声道:“理论上,如果一个修士不抵抗,可以做到。”

    “那若是斗法之中,就这样去操控呢?”花九追问,虽然她大部分时候都是出其不意的偷袭,或者将人打个半残再出手,但是天尊分明可以信手拈来。

    墨殊寒吸了口气,缓声道:“人偶术的秘密,一直是医道和傀儡道攻克不下的难题。”

    “不过以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像我这样的医师,最多也只能在对方不抵抗的情况下,短时间操控对方行动。要做到像众天首领一样,无论对方怎么抵抗都可以操纵,并且还能使出对方的绝招,整个凌天界,除了他,没人能做到。”

    花九眼神沉下来,她就知道没这么容易弄清楚内情。

    金满堂好奇道:“这是为何?”

    “人的身体,是天生具有排外性的,哪怕是一阵寒风,也会引起身体产生高热之类的症状去驱除寒风带来的影响。要操控一个修士,利用针去刺激经络是一个办法,但是无法长久,一旦被操纵的修士产生了抵抗的意识,那么他的身体内部各个地方就会运作起来,共同抵抗针所带来的刺激,除非……”

    “除非怎样?”花九追问。

    “除非操控之人可以有往被操控的人身体里持续输入能量的方法。”

    “灵气丝?”

    墨殊寒点头,“对,用灵气丝可以,但是灵气丝和针毕竟是两样东西,所以要以灵气丝代替针去刺穴才可以。灵气丝要达到针的强度,一般结丹期修士才可以做到。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医修无论是灵气还是生气,都比一般修士的温和,并且医修在修行过程中,还要不断去降低自身灵气和生气的威慑力,这样才可以在治疗别的修士时,不被修士的灵气所抵抗。”

    “而以人偶术操控一个修士,若对方抵抗,你没有比他自身能量更强势的能量,根本就压不住对方,也就无法再继续操控对方。所以,同等阶内,在不抵抗的前提下,我可以操控一个修士的身体。而修为低于我的,操控起来虽然更简单,但是对方若是抵抗,仍旧会导致操控不顺利,要么操控断开,要么低修为者经脉爆裂。”

    “那魔气呢?如果是魔修医师,是否可以做到?”

    魔气本身就比灵气和阴气的压迫感强,她以前修魔,操控时感受到抵抗,都是直接以魔气碾压。

    “这一点岐黄会和神机阁都考虑到了,但是凌天界的魔修医师恐怕不出三个,三个还都寻不到踪迹,便也无从尝试。不过理论上来说,魔气可以解决反抗问题。但若是魔气对魔气,施展人偶术的人就要小心对方太强,而被反噬,毕竟魔气没有灵气那么温和。”

    “那操控修士施术的问题呢,现在有没有眉目?”花九问。

    墨殊寒摇头,“这一点至今还是个迷。”

    花九总觉得哪里不对,似乎是方向错了,可是一时之间她又理不出头绪,人偶术太复杂,她当初什么都不懂,学会是拼着一口傲气,不想让天尊失望,多番尝试之下才学会。

    可现在越是深究其中原理,就越觉得复杂,甚至觉得当初要不是以那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去学,恐怕她还真学不会。

    花九深吸一口气,把满脑子的疑问压下去,决心好好学会针术,她现在的医道知识还不够,就算某些明显的线索摆在她面前,她也可能因为知识的缺失而忽略。

    所以,等她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医师,她一定可以弄清楚人偶术的秘密,到时候就能彻底杀死天尊。

    “夫子,熟悉穴位和经络之后做什么?”花九问。

    “下午跟我一起去城中坐诊,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