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师生淫乱专辑》 > 157、老师的真面目(6)
    对於这个请求,我自然是喜出望外,缓缓的动起腰部。因为老师的后实在太紧,阻力太大了,所以我只拔出了一点点,再慢慢的插进去,重覆着如此的动作。

    不多久,老师的呼吸竟然急促了起来,还传出了低低的呻吟声。

    “老师,舒服吗?”

    我惊喜的问道。

    “嗯,你再……用力点……试试看……”

    老师似乎有快感了。

    得到了老师的许可,加上长时间的努力开拓,老师的密道似乎适应了我rou棒的尺寸,抽插竟变得顺利了起来。

    “嗯嗯……啊啊……又痛又有点……爽啊……好奇怪……好奇怪的……感觉啊……嗯嗯……啊……”

    老师转过头来对我说道。

    “老师,想不想再用力点啊?”

    “好,好啊!再用力……”

    “肛交舒不舒服啊?”

    “嗯……啊……舒服……好舒服……”

    “还痛不痛啊?”

    “痛,但是……更舒服啊……啊啊……”

    “那我就插死你吧!”

    “啊啊……快啊……快插啊……噢噢……”

    由於老师的肛门不再像先前的密不通风,所以在老师适应后,我便大开大阖的插干起来。站在男人的立场我能理解,但站在女性的角度我却难以体会,原本用来排泄用的地方,怎么也能有如此的快感?是女人的生理构造使然,还是老师天生淫乱?不论你如何作弄她,她的身体都能产生强烈的性欲。

    “嗯……噢噢……家伟……你塞得好满喔……妹妹的屁眼……被你塞得满满的啊……好爽啊!……”

    本来涂满奶油的rou棒,竟然被老师紧夹的肛门口刮得乾乾净净,可见奶油全残留在老师的屁眼里了。

    “噢……哦哦……啊啊啊……哈哈……嗯嗯……啊啊啊啊……好好……好好爽……啊……嗯嗯……啊……”

    先前排斥的老师这时竟兴奋的摇头摆尾起来。

    不管老师是淫贱还是特殊,在老师括约肌的强力压榨下,我的jing液已经忍不住在老师的肛门中一泄如注。

    “噢噢噢……啊啊……家伟……好烫……好烫啊……啊啊啊……嗯嗯……爽啊……爽……啊啊……嗯……哦哦……啊!……”

    在老师的淫叫、以及我的jing液的灌注中,老师的屁眼突然剧烈的挤缩束紧,我的大腿上传来一阵滚烫。没想到,老师竟然高氵朝了,她的阴精竟一股股的激射而出,就像在和我的阳精较量似的,射满了我的大腿及身下的床单。更没想到的是,在老师高氵朝的同时,老师激情的浪叫声突然嘎然中断,身体往前一瘫,我连唤了几声“老师!”

    却仍然没有丝毫反应。

    好不容易等到老师的高氵朝结束,老师的肛门一松,我才使尽最后的力气把rou棒拔出,向前探视老师的情形。只见老师呼吸匀称,只是怎么唤也唤不醒,摇也摇不起,似乎失去了意识。直到看见老师那依然向后翘起的臀部,以及尚在同步收缩的屁眼及yin道,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老师是给我干的昏死了过去!

    我心下却怦然大喜,可见这是多么大的快感刺激,才可以把老师这个性中女豪给弄昏了过去。虽然心下雀跃万分,但身上诸多部位的疲惫却一一袭来,当下也顾不得和老师全身的黏腻,还有被我们弄得又脏又乱的床单了,看着适才还淫荡如厮的老师可爱的睡脸,我低头一吻,便拥着她沉沉睡去。

    酣睡之中,我和老师同时被一阵铃声吵醒,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也不知道多久前就已天亮了。

    唉呀!神智才一清醒,大腿及腰间立即传来阵阵的酸痛。我和怀里的老师相视一笑,因为奶油蛋糕的凝固,我和老师黏在一起了,不过我们也不想分开,就在彼此的怀中感应对方的体温。

    我转过头,寻找着铃声的来源,一瞄之下,发现原来是我的手机响了,我便一把抓起仍在作响的它,正想按下接听键时,铃声却停住了。萤幕告诉我有五通未接来电,一通留言,唉,也不知道谁找我找得那么急,该不会是我那群死党找我打牌吧!心里抱怨着扰人清梦的来电,手里却乖乖的依照萤幕的显示拨下听留言的号码。

    “喂喂,还在睡啊?上班前本来想和你聊聊的呢!坏孩子,该起床罗!”

    一个甜腻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我心中一荡,这,这不是苹姐姐吗!

    只听得她继续说道:“哪,你也说两句吧!”

    话声一滞,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令一个可人的语音:“嗯,早安!”

    甜美中带着羞涩。哎唷,这不是小惠吗!心头一震,接下来的话也没听进几句,只知道都是苹姐姐在说而已。

    没想到,她们竟真的打电话给我了,一夜情这种事,通常不都是事后一拍两散吗?形同陌路吗?那,难道我昨晚和小惠说的话,她该不会也当真了吧!想到此处,理性和性欲又再次在我脑中冲击起来。对这样的艳福总觉得受宠若惊,不吃白不吃,那隐隐约约又觉得有些危险,不大可行。

    “谁的电话啊?是女的吧,女朋友?”

    老师见了我恍惚失神的模样,问话间不禁带了些许的妒意。

    我连忙回过神来,抱紧臂中的老师,柔声说道:“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只有我的好老师。”

    话毕,便和老师吻了起来。

    要不是我女朋友这几天跟家人去了外地,她不找我找得发疯才怪,我心里偷偷的笑着。

    “嗯,老师你的脸好甜!”

    我拨弄着老师的头发,亲吻着老师的脸庞。

    “你还不是一样!”

    说话间,老师已经在我的胸前亲吻起来,用舌头舔弄着我的胸肌和ru头。虽然我不太想,但蛰伏以久的rou棒还是不听使唤的倏然挺起,膨起在老师的大腿间。

    “坏蛋,昨天都干那么多次了。”

    老师将大腿挪向一旁,以免压抑着它。

    我看着自己勃起的家伙,咦?上面除了残留在阴毛上的奶油外,竟然还有些黄黄白白的东西附着在上面。啊,那一定是老师原本在肛门里的秽物吧!在昨晚的激情中,黏上了我的rou棒。

    我指着rou棒说道:“看,老师,那些是你肛门里的东西耶!”

    我的手指更进一步的指向目标。

    老师看了一眼,随即羞红了脸,低声说道:“讨厌!别说了啦,好脏喔!”

    我哈哈大笑,说道:“那你昨天还爽成那样子!老师,肛交的滋味到底怎么样啊?”

    “开始好痛好痛,真的好痛的,就像肛门要裂开了一样。可是当你插进来的时候,里面又有一点痒痒的感觉。”

    老师似乎想起作晚的体验,吞了口口水,继续说道:“等到已经没有那么痛的时候,里面却觉得被塞满满的好充实,而且觉得越来越痒,好想找人抓一抓……”

    老师的脸上泛起红潮。

    “你一开始干,虽然很痛,可是也有说不出的舒服,觉得又趐又痒,整个人都快飞起来了。”

    老师说得兴起,竟自手舞足蹈起来。

    “不一会儿,我觉得被你搞得魂都快飞了,只觉得说不出的快感不断涌来。我一个头昏,眼前一白,醒来就这样罗!”

    老师像经历了件大事似的,说得眉飞色舞。

    老师向她的屁股一指,说道:“可是现在还有点痛痛的耶!蛮不舒服的。”

    老师媚眼直盯着我,想必是回忆起昨天夜里的刺激,春心大动了。

    “走,我们去洗乾净。”

    我拉起老师,半推半抱的将老师推进浴室里。我安安稳稳的坐在一张小板凳上,老师将水放好后,便仔细的帮我清洗着。不过老师的眼神及清洗的部位则大多数都停留在我的yang具上,似乎正在暗示些什么。

    “好了老师,换我来帮你把肛门给弄乾净吧!”

    我因为胯下的蠢蠢欲动而站起身来。

    “我才不要,你好色喔!”

    “什么?我只是想帮你洗乾净耶,难道你自己可以做到吗?”

    老师一时间也无法反驳,而我就趁着这个时候,将老师压倒在地,并将她的臀部抬起。

    “哎呀,老师你的屁眼好可爱喔!旁边还有一点毛耶!”

    这可是事实啊,老师肛门的附近真的生有几根淡淡柔软的细毛。

    “讨厌啦你!别看了啦,人家羞死了。”

    老师的声音又嗲又荡,真不知道是排斥还是请求我再继续下去。

    “老师,把你的屁眼放松一点。”

    我用手指轻轻的在老师的后门上抚摸着。

    “嗯、嗯……”

    老师果然依言照做,这时她原本紧缩的肛门口,竟然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洞穴。

    “对,很好很好!别动,继续保持下去。”

    但是这种姿势又怎么可能持久?

    而且老师又是这方面的新手,所以就看到老师的屁眼微微收缩起来。

    我从手边的水龙头接了条水管,将水开的很小,从老师微张的后穴把细小的水注慢慢灌入,持续的灌入。其实,我很早前就想玩玩“浣肠”这玩意儿了,只是没人肯让我下手。而老师竟毫不知情,她以为我只是在帮她清洗罢了。

    老师开始呻吟起来,可能是流进的冷水刺激着她的肠道,让她有了些许的反应,不一会儿,老师的脸色就变了。老师急忙的爬起身,手着肚子,脸色有些苍白的说道:“家伟,你先出去好不好?我想……”

    “想上大号是吗?”

    我截断了老师的话头,嘴角边不自觉的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啊,原来……是你弄得我……啊,你好坏喔!”

    老师的脸上开始流出了冷汗,咬着牙强忍着。

    “哪有!要帮你清理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先让你拉乾净啊!”

    我若无其事的说道。

    “好……好,那你先出去嘛,好不好?”

    老师似乎难以忍耐,双腿紧夹着,软言软语的相求。

    “出去了,我不就白费苦心了吗?不行,我要看着你拉。”

    我贼贼的笑着。

    “唉呀,那……那好吧。”

    老师开始往马桶移动,脚步很小,似乎一做大动作就会忍不住。

    我一把抓住老师,说道:“不行,就在这儿解决。”

    说完,用手指了指我们正下方的磁砖地面。

    “哎唷,家……伟……别为难我了,我好难受的啊!”

    老师说话间,我已经将她压下。我接着走到了老师身后,将她紧密的双腿拉开,双腿分开的同时,我竟然看到老师的肛门“噗吱”的一声,流出了些黄黄的液体。没想到这些液体,竟然让我更是兴奋无比,丝毫不理会老师的声声哀求,强硬的让老师双腿大张的跪在地上。本来只是想看老师羞耻的模样,但一看见老师因双腿大张而强自忍受的痛苦神情,我便忍不住心中那股想把老师狠狠凌辱的欲望。也顾不得脏,看见老师原本是紧缩的肛门,竟被体内的秽物压迫得突起,我好奇的用手指戳了戳。

    谁知道老师竟然已经忍不住了,只听得她痛苦的叫道:“啊……不行了……要出来了……”

    接着她的肛门又泄出了些稀烂的黏液。

    “不行,你得给我好好忍住。听到没有!”

    我轻轻拍了拍两下老师惨白的脸庞,严厉的说道。

    只见老师紧紧咬着下唇,缓缓的点了点头,全身却颤抖个不停,眼泪则不停的流出来。或许这对老师真的太过羞辱了,连排泄这种基本的自由也被剥夺,加上腹中如绞的疼痛,也难怪她哭了出来。可是我对眼前的成果却没有感到满足,看见老师一动也不动的静静忍耐如潮水涌至的便意,哼,我偏要她活动起来,看她欲罢不能的惨痛模样。

    我站起身,将rou棒挺到她的脸前,说道:“舔吧!我射了后你就可以拉出来了。”

    老师流满泪水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悦,但她却轻轻的伸出舌头,动作丝毫不敢加大。

    “妈的!给我整根含进去!用力的舔啊,你这个白痴!这样舔到明天我也射不出来啊!快啊,你这个蠢猪!”

    我破口大骂着。

    老师似乎害怕了,就和平常帮我口交那样,将rou棒含进了嘴中,前前后后的吞吐起来,只是她的眉间不时露出痛苦的神情。

    “不行啊,老师,还要用舌头啊!手也帮我摸摸睾丸吧!”

    我不停的挑剔老师的服务,叫她不停的修正。

    “唔唔……嗯嗯……好……好大啊……好大……”

    谁知道老师在这当头,竟然吐出了这么一句话,大概她也感受到我比平常兴奋吧!

    “嗯……啊……很好啊……老师……嗯……这样很舒服啊!”

    在这种时候,老师竟然还能给我如此快感,我可真是打从心里佩服啊。

    老师一会儿用手指抠弄我的gui头,一会儿又用嘴巴含住我的睾丸,再用舌头慢慢舔舐,更缓缓加快了口交的速度。

    “嗯,好棒啊老师,含的很紧啊!记住啊,我射了你就可以拉了啊!”

    我摸着老师的头说道。

    老师这时突然将乳房凑上来,用那对肥大柔嫩的软体夹住了我的rou棒来回揉动,舌头也在一旁伺候着我的gui头。

    “唔唔唔……老师,快要射了……”

    在老师肥乳的威力下,我很快的到达浪潮的道:“可以……开始动了……干我……用力干吧……嗯……啊……”

    我慢慢的将rou棒退出一些些,再慢慢的插入,肛交的一开始,动作总是难以放大。反覆了很多次后,我才一口气将rou棒拔出,再一口气的猛烈插入。

    在老师一声“嗯……啊!……”

    做为鸣枪后,我便使劲的插干起老师的肛门,感受那几乎将rou棒夹断的紧缩。

    “唔……啊啊啊!……再深一点……再……用力一点……我……我还要更多一点……啊啊……嗯……啊!……”

    老师使劲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右手挤压着自己的nai子。

    “喔喔……老师,好像被你吸住了一样,真棒啊!”

    我空出一只手抓住了老师空出的左乳。

    “好深……啊啊……插得好深啊……啊……呀呀……嗯……”

    老师摇晃起她的头,散乱的头发给人的感觉,就像只发情的母狮子。

    “嗯……啊啊……好……好……好……好舒服啊!……我会疯的……再这样插下去啊……嗯……啊啊啊!……”

    “嗯嗯……想泄就爽快的泄出来吧,我也……要射了……”

    我再次加快了插肛的速度。

    “好啊……太好了……还要……还要……家伟,我还要……啊啊……噢……啊啊!……家伟啊!……”

    “喂,老师,要扭屁股啊!用力扭吧!”

    我双手抓住老师的臀部,左右摇晃的催促老师。

    老师依照吩咐扭腰摆臀起来,使我得到更大的刺激,同时她的淫叫也愈加高昂激烈:“啊啊……不行了……忍不住了,噢……泄……泄了……要……泄了……啊啊啊啊……呀呀呀!……”

    我俩的动作越来越大,老师的屁眼竟然随着老师的高氵朝宣言,发出了淫秽的“噗啾噗啾”声响,正是老师的肛门一下下的吞噬着我的rou棒。

    “可以了吗?老师,我快要射了……唔……”

    “啊!……我也泄了啊……好爽啊!……”

    “唔……老师……我射了啊!……”

    rou棒和老师的下体,包括了肛门和yin道,同时传来一阵阵的抽搐抖动,在老师的阴精四处激射的同时,我也在老师的屁眼中喷洒出了滚烫强劲的jing液。

    “啊啊……啊……”

    我和老师同时发出了有如赞叹般的呻吟,共同体会着一波波的高氵朝快感。

    我抽出了已经充分she精的rou棒,躺倒在老师身旁,静静的喘息着。老师则半卧倒在原地,闭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翘起的臀部还不时一阵阵的微微震动抽搐,包括了大腿的下体被淫液浸得一片晶亮。我阖上眼,慢慢调适着呼吸,好让体力能够尽快的恢复。

    谁知道,这时的老师竟缓缓的爬上我的小腹,缓缓搓揉着我的rou棒,耳边只听得老师低低的喘气声:“啊啊……不行呀……太快了……事情没那么快结束的呀……可是没有关系……它……还有精神……嗯嗯……嗯嗯……”

    老师低下头,一口将激战后的rou棒吞进嘴中。

    让奋战后的rou棒恢复元气的并不是老师的口技,而是老师那无论是任何男人看见了,都克制不了自己情欲的骚浪模样。

    “嗯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见你勃起的rou棒……我就忍不住的……啊啊……好想作爱……”

    老师在吞吐之际说完这句话后,媚眼一抛,似乎抛开了原本稍稍仅存的害羞及矜持,两腿一跨便往我身上坐,温湿的肉瞬间吞入了茁壮的rou棒。

    “喂……喂喂,别那么急啊!”

    老师疯狂且大弧度的套弄,让我征战已久的yang具产生了阵阵的疼痛感。

    “哼!嗯嗯……谁叫你……你平常那么爱……嗯……啊啊……作弄我啊……啊……今天……我可不会那么容易……嗯……啊……放过你的……嗯嗯……”

    老师的双手压在我的胸口上,全身上下不断扭送摇晃,臀波乳浪的风光,着实浪荡至极。

    “说什么?嗯哈……都要让你……嗯嗯……啊……喂饱我才行……来啊,摸摸老师的nai子……嗯……”

    老师边说道边把我的手拉向她的前胸。

    我的手一把抓住左右两颗大乳,用力的捏挤,像是要发泄老师对我rou棒的粗犷待遇。

    “啊啊啊……好啊……捏得老师好舒服啊……嗯……啊啊……舔……舔舔它吧……”

    老师说完便往前微微伏下身,我把头微微一抬,张嘴便含住了老师的ru头。

    虽然这时老师的身体有点倾斜,但她依然贪婪的摇摆着腰部。我的手指顺着她的腰际往下滑,爬上了老师那柔软雪白的山丘,再慢慢的沿着两座山丘间的股沟滑行。

    突然间老师兴奋的哼了一声,原来是我的手指碰触到了老师方才性交过的肛门,见到老师敏感的反应,我便将手指,那是因为正在辅导室周围移动的学生倒也不在少数。老师慌忙的带上锁,将我们与身处的学校完全隔离后,手一把解下了我腰间的皮带。

    我了解在那三天充满性爱欢乐的时光后,老师已经难以忍受孤单的日子,她已经憋的慌了。当然,我也是,虽然rou棒很快的恢复了精力,但我可不敢四处浪费,我知道,总要留给老师的这种不时之需。

    我的手伸进老师的裙子中,将老师的内裤脱下,手抓揉着老师那几天不见的乳房。或许老师早已经忍受很久了吧,其yin道的湿润程度竟然不下於通常要花上大半小时的前戏。在挤压着老师柔软又硕大的乳房之际,老师已经从拉炼间将rou棒掏出,并且和我一起观看它的迅速成长茁壮。

    将老师的裙子覆盖在我们的下体间,我等也不等的插进老师体内,一方面是我们都极度需要对方,另一方面则是我们都知道,只有二十分钟。所以我插干的异常快速,老师抱住了我的头,我和她正满心欢喜的发泄深藏体内的欲望。

    可能三天的间隔对我们而言真的长久了些,我们热烈的接合着,并且不到五分钟,我们不谋而合的同时泄出了久违的第一发。

    “啊,老师,好舒服啊!”

    我搂着老师的腰,头贴在她耳边细声说道。

    “嗯,我也是啊,想你想得好苦啊!”

    老师轻柔的说道,双手抚摸着我的脸庞。

    “嗯,老师,你的洞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呢!”

    我回想起方才的感受说道。

    “呵,是吗?我也觉得你的rou棒不太一样了呢!”

    老师低低窃笑的回道。

    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说道:“亲爱的老师,那……还要不要再来一次呢?”

    老师的手贴上我的胸,低声回道:“嗯,和我想的一样。不过,你好像老早就准备好了吧?”

    原来适才在she精前拔出的rou棒,竟迅速的膨起道:“你醒了啊?”

    我揉了揉仍然模糊的睡眼,含糊说道:“再不醒来啊,可有人寂寞死了!”

    老师啐了一口,笑盈盈的说道:“去!也不害臊,谁会因为没有你就死了的啊!”

    我立起上半身,握住了老师停留在我rou棒上的手,嘻皮笑脸的说道:“难道你不会?”

    老师害羞的低下头,柔柔的低声说道:“我当然会。”

    说话间脸颊浮现一抹嫣红。

    我心中有些感动,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会,因为老师最爱我了嘛!”

    说话间,紧紧握住了老师的一双玉手。

    我和老师虽然是因性欲而相恋,但彼此间的心灵交流也不逊於一般情侣,这时间的浓情蜜意充塞满了我俩的心头。

    老师翘起了嘴,一脸的娇纵模样说道:“啊,知道就好啦,以后要可对我好一点啊!”

    我笑嘻嘻的回道:“这当然啦,做丈夫的哪一次让你饿着啦?”

    此句话当然是具有弦外之音。

    老师脸上一红,低着头笑着说道:“那我现在有点饿耶。”

    说完嘟起了嘴,一副撒娇的模样。

    我将下身一挺,正经八百的说道:“那为夫的就任你宰割,让你吃到饱为止罗!”

    老师嫣然一笑,抬头又将我的rou棒含进嘴中,又舔又舐,吞吞吐吐,一脸怡然自得的样子。我的家伙经过一个月与老师的覆雨翻云,竟然长长了三公分多,足足有了二十一公分,也粗了不少,让老师更加的爱不释手,每天总要爱抚一阵才甘心。

    老师沿着棒身舔舐了一会儿后,便离开了我那傲人的突起,迳自爬上我的身体,双手拨开自己的私处,便往我壮大粗长的rou棒坐落。

    “噗!”

    的一声,我的yin茎已经位於老师那狭窄紧绷却又湿软滑嫩的蜜之中。

    忽然间,一个念头猛地钻进了我的脑海之中。我不加思索,张口便问:“老师,你到底爱的是我,还是我的rou棒啊?”

    两者她都缺一不可。

    只见老师停下了正要开始的套弄,偏着头,皱紧了眉头,似乎正仔细谨慎的思量着。一会,老师似乎有了答案,笑逐颜开的说道:“傻瓜,当然是你啊!”

    我心中正感动无比之际,老师又笑呵呵的开口说道:“因为有你就一定有它嘛,笨蛋!”

    这,这真是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啊!我想,我大概一辈子也离不开老师了吧!

    一辈子。

    h海a岸x线x文s学网录入校对,更多好书,上海岸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