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道妖鬼 > 第三百三十章 寻踪(二)
    这里的气候远比薛国要干燥和炎热得多,日照很强。

    这也导致了整座城市的颜色十分单调,基本上是土黄色一片,很少能够看得到绿色林木。

    普通民房大多平顶,呈方形,墙壁由泥土夯筑。开天窗采光,四壁不开窗只留门。

    在小院顶上还有葡萄架,葡萄的枝叶遮挡了阳光,供人乘凉。

    这里气温变化剧烈,温差很大。

    昨夜还略带寒冷,人们都衣着皮袄。

    但是随着天明之后陡然炎热起来,宛如置身火炉,使得人们纷纷穿上轻纱薄装。

    这样的风格,倒是与江远在原先世界到过的西域很相似。

    随着太阳逐渐升高,倒是可以看到不少居民开始打水。

    城市东面的永安山脉由于海拔很高,终年积雪。

    从永安山脉上引下的小河汇入护城河之中,也流入城中一个大水池里,通过这个水池延伸出的暗渠,流到城市之中各个小水池之中。

    除此之外,城市之中也可以见到不少水井。显然水源,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极其重要。

    昨夜的战争在江远的强势介入之下,以一种诡异的状态平息。

    不过战争造成的破坏,却也短时间内难以消除。

    城市之中还可以见到建筑被焚毁后升起的青烟,街道之上也有人不停地打扫血迹和收捡遗落的兵刃铠甲。

    至于死尸,倒是已经在昨夜就被一众妖鬼僵尸吞食完,省去了人们运尸埋人的工夫。

    大街之上,所遇到的行人对于江远都十分惊恐。

    还未与江远碰面,平民们就已经远远避开。

    偶尔一些行人实在避不开,便右手后扬,随后按在胸口,朝着江远躬身行一种独特的礼。

    江远没有理会活人们,自顾在街上闲逛:

    “如果那树妖没有沉睡的话,一定会觉得这里很好玩吧……”

    树妖林雨霖对于任何东西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并且总能找到乐趣。

    她虽然整天叽叽喳喳很烦,但是如今她一下子安静沉睡下来,反倒是让江远有些不习惯。

    在远方一个小水池边上,一家四口正在用水桶打着清水。

    中年男子身上穿着城中常见的服饰,里面穿着一件软亚麻的贴身衣,外面一件白袍笼罩,露出右肩。

    而在他旁边的,是一名将近三十岁的美妇、一名十五六岁和一名十三四岁的可爱少女。

    她们的服饰也属平常,一袭无袖的简洁长裙,在腰间有着腰带束住,展露出曼妙的曲线。

    女子们的头发没有盘成发髻,而是自然垂下。没有袖子的长袍使得她们修长的胳膊露出,上面有着臂环作为装饰。

    丈夫和美貌的妻子虽然面色时而愁苦,但是和两个女儿交谈之时却少不了欢声笑语。

    昨夜的战争虽然让他们对于未来充满怀疑和恐惧,但是却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乐观。

    这个时候,治安官带着几名士兵匆匆来到了江远的身边。

    察觉到江远望向那一家四口的视线,满脸曲卷胡须的治安官若有所思。

    “何事?”江远问道。

    治安官急忙回答道:

    “城主,城中的野民找到了,现在他们就在昨夜我等商议的地方等待城主。”

    江远点点头,随后就朝着治安官说的地方而去。

    直到江远走远,治安官开始朝着身边的士兵吩咐了几句。

    随后那群士兵凶神恶煞地来到水池边一家四口的面前,在他们错愕的目光之中,士兵猛地扬起木矛,将丈夫敲翻在地,不断殴打。

    妻子和两个女儿顿时惊恐地哭喊求饶起来,但是却被其余的士兵很快用绳子绑住带走。

    ……

    当江远来到昨夜商议事务的房屋前时,就听到了里面的阵阵咆哮声。

    随着步入房间,只看到两个身穿兽皮衣袍,留着散乱长发和胡须的男子被几名士兵牢牢按住。

    江远来到那两名男子面前:

    “这就是野民?”

    一名士兵急忙回答道:

    “鬼王……城主,这就是城里的两个野民,他们是乌豹部落的。”

    野民,在这片土地上是一种特殊的活人。

    他们不服姜国统治,游离在王法之外,居住于险恶之地,终日与野兽为伴,有着自己的族群和酋长。

    而在疆略城以西的土地上,就生活着不少野民。

    他们偶尔会遣人来城中贩卖一些兽皮兽骨,交换一些货物。除此之外,他们并不与姜国王化之下的居民接触。

    随后,只见那名士兵用鞭子劈头盖脸地抽打那两名野民:

    “城主有话要问你们,给我老实点!”

    那名士兵打了半天,开始气喘吁吁。

    但是那两名野民依然用另一种独特的语言怒吼不停,眼中尽是桀骜不驯,若非有多名士兵按着他们,恐怕他们早已经暴起。

    江远挥了挥手,示意士兵们离开。

    几名士兵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江远的吩咐松开了两名野民,随后离开了房间。

    两名野民虽然先前暴怒不已,但是获得自由之后却没有对江远攻击,而是很快冷静下来以疆略城中独特的礼节朝着江远行礼。

    随后,其中一名野民开口说道:

    “尊贵无比的新城主,您的力量昨夜我们已经见识过。我们一向遵守疆略城的规矩,不知道您召我们前来有何吩咐?”

    江远直接问道:

    “我想知道所有关于魔影沼泽的事情。”

    一听到魔影沼泽,两个野民面上纷纷露出惊恐。

    那野民挣扎了一下,开口说道:

    “魔影沼泽,那是一个只有死人才敢踏足的地方。任何进入那片沼泽的人,都将永远失去回家的道路。所有高墙以西的部族,都已经有数百年来无人敢迈入其中。或许,只有南辰女王和她的那群女人,才敢窥探魔影沼泽的黑暗。”

    “南辰女王?”江远问道,“我在哪里能找到她?”

    野民回答道:

    “就在魔影沼泽的边缘,靠近昆右城北面的山中。昆右城中的民政官,能够找到她们的踪迹。”

    江远微微皱眉,看来疆略城中注定是一无所获,只有前往昆右城才能得到有用的信息了。

    野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

    “尊贵的城主,魔影沼泽是个不详之地,那里充斥着死亡和腐烂。即便城主拥有着妖鬼军队,恐怕进入其中也难以全身而退。按照我们乌豹部落里最年长的长老的话说,那里是神魔的地域,决不允许尘世的力量窥视。”

    江远挥了挥手,两名野民再度行礼之后,急忙退下。

    至于野民口中的神魔,是否是真正意义上的神魔,江远并不确定。

    对于这个凡人同时的凡人世界,远离公族世家那样强大的力量,恐怕稍微强大的人或者妖鬼,就会被他们当做神魔吧。

    “还是得去昆右城一趟啊,不知道那个杨牧劝降有没有成功了……”

    昨夜商讨完之后,江远就放杨牧骑马出了城,前往昆右城劝降。

    至于杨牧是不是真的去劝降了,还是私自逃跑了,并不重要。

    只要江远亲自前往昆右城,那个叫做聂传的城主不投降,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江远正要离开,却见到治安官兴冲冲地进入了房中。

    只见治安官手中扯着一条绳子,绳子上拴着三个脸上还残有泪痕的女子。江远认了出来,那正是自己在水池边见过的一家四口中的那个美妇和她的两个女儿。

    “城主,这三个女人希望能够侍奉城主!”

    治安官脸上满是阿谀奉承的媚笑:

    “你们三个快说,是不是这样?”

    三个女子面上露出强颜欢笑,那个美妇咬了咬牙,回答道:

    “恳请城主垂怜幸临……”

    江远无奈地对治安官说道:

    “你有毛病吧?人家好好一个家庭,你非要把他们拆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手段,把他们都放了!”

    说完之后,江远根本懒得继续理会,他踏步就离开了房间。

    治安官没想到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恐惧。

    他本以为能讨江远欢心,就能保全自己不会被妖鬼吃掉,哪知却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治安官却只能将不安发泄在三个女人身上,认为是她们没能讨好江远的原因。

    他扬起巴掌朝着三个女人的脸上狠狠抽打了一阵之后,才悻悻地解开她们身上的绳索,并承诺会将那个男人也从监狱中放出。

    ……

    疆略城的四个城门口,都有着浑身笼罩在黑袍下的僵尸把守站立。

    它们从面纱中投射而出的视线,贪婪地聚集在远处的活人身上。

    若非四个城门有红姨、胖子、大头鬼、吊死鬼和一只眼这几个强大的妖鬼坐镇,恐怕这些僵尸早已经按捺不住扑人而食。

    活人们也不敢靠近这些僵尸和妖鬼,能有多远就避开它们多远。

    江远则找到了红姨,将她重新收入了兽矛之中充当器灵,又对其余妖鬼一番盯住之后,才飞身而起,直冲天际。

    从高空,江远能够将周围地貌尽收眼底。

    在疆略城东面数十里之外,有着一堵绵长而破旧的城墙,从南面一直延伸向遥远的北面。

    据说那也是用于抵挡魔影沼泽中敌人的,不过看得出已经荒废良久,不少城墙都已经塌陷失修。

    在疆略城的另外,可以看到连绵的大雪山,那是永安山山脉。

    一直朝着疆略城北面前行的话,半途能够看到一条道路通向永安山,那是唯一离开这片环山平地的出路。昨夜杨国的军队,就是从那里杀来。

    随着战争被江远强力打断,以至于江远在飞行的过程中,还能看到广袤平原上三三两两逃散的溃军。

    而继续向北,就能够达到昆右城,这片环山平地的另外一个城池。

    江远一路飞行,人形态的速度虽然没法与其他形态相比,但是距离去昆右城也仅仅一天的路程,飞行时间则更短。

    所以江远倒也用不着进入其它形态,引起太大的动静。

    一直飞行了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随着到了晌午,远方一座城池终于出现在江远的视线当中。

    昆右城,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