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完美未来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请客(127/281)
    晚饭赵浮生请于飞鸿吃的火锅,两个人简单的点了一些东西,休息了一天的于飞鸿,明艳动人,哪怕坐在那里,都给人一种恬静的感觉。

    火锅里的汤水沸腾,赵浮生往里面加菜,加肉。

    于飞鸿就那么看着,静静的,然后问:“喝酒吗?”

    赵浮生摇摇头:“我平时不喝酒。”

    “那你喝饮料吧,我喝酒。”于飞鸿道。

    赵浮生点头,叫服务员送了三瓶啤酒和一瓶饮料进来。

    “干杯。”

    “干杯。”

    两个人碰杯,各自一饮而尽。

    “我可没说只喝三瓶啤酒。”于飞鸿看了一眼赵浮生,笑了笑。

    赵浮生点点头:“白酒伤身,啤酒养胃,小酌即可。”

    于飞鸿眼中闪过一抹异彩,很少有男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不劝酒而是劝自己少喝酒。

    “你知道吗,我的性格特别男孩子气。”于飞鸿笑着说。

    赵浮生一笑:“看的出来。”

    能被人叫一声飞哥,于飞鸿的身上自然有种属于男人的豪气。

    看了一眼赵浮生,于飞鸿道:“你还是第一个,不劝我喝酒的男人。”

    赵浮生笑了起来:“我有个朋友,叫谭凯旋,他说:碰见用心险恶的人,不论你多么善良,他都会认为你是在伪装。”

    于飞鸿一怔,点点头:“话说没错,但总有些特殊的人,不是么?”

    赵浮生耸耸肩,没吭声,而是夹起火锅里的菜和肉,低头吃东西。

    他如今的心理年龄是四十几岁,不是二十出头,固然很欣赏于飞鸿,但赵浮生不认为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

    朋友什么的,赵浮生暂时没想过,不是于飞鸿不好,而是赵浮生觉得,人家是明星,自己只是个圈外人,偶然产生了交集之后,各自的生活还是要回归原样的。

    于飞鸿看着赵浮生,这男孩儿一直在那里低头吃东西,偶尔和自己说几句话,不多不少,恰到好处,平心而论,她很少见到这样的人。

    “我第一次听老姜说起你的时候,还觉得有些诧异。”两个陌生人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必要的寒暄过后,自然就是聊共同的朋友,比如姜闻。

    “是么,姜老师看来没少夸我啊。”赵浮生说。

    于飞鸿摇摇头:“没有,他说你这个家伙,不是盏省油的灯。”

    赵浮生愕然,随后放下筷子,擦了擦嘴,作势要打电话:“我得给姜老师问问,这人怎么能这样呢,背后说人长短。”

    于飞鸿笑了起来,很显然,她知道赵浮生不会打那个电话。

    “我这个人,比较成熟。”赵浮生歪着头想了想,对于飞鸿解释道:“可能在旁人看来,这就是心机太深的理由吧。”

    赵浮生的人生观无疑是经过时间和阅历的磨砺才形成的。

    浮浮沉沉几十年,任何一个成年人心里面都会形成属于自己的人生经验,赵浮生自然也是。

    “成熟没什么不好的。”出人意料,于飞鸿倒是很赞同赵浮生的话,点点头道:“我们家虽然不是书香门第,但我父亲很小的时候就告诉我,一个人要努力实现自我的价值,否则活着就等于没有留下任何价值。”

    赵浮生点头:“很有道理,伯父是个睿智的人。”

    “睿智谈不上,他是个商人,自然有他的一套为人处世的办法。”于飞鸿笑道:“在我爸看来,人活着一是要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二是要照顾好自己的亲人。再有,就是要尽量去帮助那些善良的普通人,因为帮助别人,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赵浮生笑了起来:“都很有道理,当浮一大白。”

    说着话,他举起自己面前的饮料。

    于飞鸿笑了笑,和赵浮生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华夏人自古以来,就喜欢在酒桌上谈事情,原因很简单,因为喝酒这件事,很容易拉近两个陌生人之间的关系。

    就好像于飞鸿和赵浮生,喝酒聊天的过程当中,彼此的陌生感,自然就减少了。

    “你有没有想过,把《鬼子来了》写成书?”很明显,于飞鸿对赵浮生做过的事情,很清楚。

    赵浮生摇摇头:“我没兴趣做什么空头文学家。”

    于飞鸿好奇的问:“什么是空头文学家?”

    “大部分的所谓文学家都可以说成是空头文学家。”赵浮生的脸在火锅的缭绕中有些发红,顺嘴说道:“因为这些人只会用嘴说,而不会去做事情。吧啦吧啦的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可实践经验却半点都没有。当然,有的人可能连说都说不明白……”

    “按照你这个说法,那岂不是应该重理轻文?”于飞鸿笑了起来。

    赵浮生想了想,点点头:“以前不就是这样么?理科生看不起文科生,外国文学的学生瞧不起中国文学系的学生,文学系的看不起哲学系的学生,哲学系的学生看不起社会学系学生,社会学系看不起教育学的学生,教育系的学生没什么看不起的,只能看不起自己的老师了。”

    “哈哈哈哈……”于飞鸿几乎是拍着桌子笑了起来,她觉得这年轻人实在是太逗了。

    这一次的宁海之行,真的是不虚此行了。

    “有那么好笑么。”无奈的看着于飞鸿,赵浮生问。

    于飞鸿点头:“很有趣。”

    “吃饭,吃饭。”

    “好好好。”

    两个人继续吃东西,偶尔赵浮生会问起于飞鸿一些圈子里的事情,于飞鸿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顿饭倒是宾主尽欢。

    于飞鸿真的只喝了三瓶啤酒,之后滴酒未沾,而是和赵浮生一起喝的饮料。

    “我送你吧。”赵浮生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对于飞鸿道。

    于飞鸿秀眉微蹙,随即点点头:“也好。”

    乍暖还寒。虽然春寒料峭,虽然树叶还没来得及探出头来,却先羞涩的打了几个花骨朵儿,春风拂过,便忍不住慢慢的绽放开了笑靥。

    两个人并肩走在路上,天空中的星星一闪一闪,赵浮生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于飞鸿有些惊讶。

    赵浮生摇摇头:“就是忽然觉得,能跟飞姐你走在这条路上,大概是我从未想过的一件事。”

    于飞鸿看了赵浮生一眼,莫名的,觉得这个大男孩,似乎有故事。